小说酒吧 > 别样人世 > 第六章 风云人物

第六章 风云人物


  “哎,真是舒坦啊!久没玩的这痛快过了,金弹头硬生生玩出了开挂的感觉。”甲康长出一口气,往椅子上一靠顺便拿下了头上的耳对着邢树涵说。邢树涵也累的够呛,气喘吁吁的说:“小思小思,在下可是人送号“人挂”的电玩小王子。带打个区区金弹头一关,算不上什。”这时候,甲康金光闪闪的电脑屏幕瞬间暗了下来,蹦出了89.1的评分。甲康顿时瞪大了双眼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屏幕,傻愣了一会突跳来大叫一声“我勒个,老子评分89.1。”周围的人低声窃语:“这人怕不是个憨皮,打个游戏至于这激动吗?”“就是就是”另一个人跟着附和。“他说他少分?”一个眼镜男朝着身边一个矮个子问。矮个子说:“像是89.1…,沃槽,89.1啊!!!”个眼镜男转身朝大厅内猛地大喊一声:“这边有个人金弹头拿了89.1分——”。
  瞬间周围的人唰的一下就围了过来。“谁89.1分?”“大佬带我飞”“据说像80分的人寥寥无几,85分以上能是职业玩才能打的出来,90分以上是国队水了不。”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嘈杂的议论声。这时候,众人个手舞足蹈的黑胖子暗:这人真牛批。甲康朝着树涵喊:“涵哥以就是我亲哥,涵哥牛批,涵哥无敌,涵哥带我飞。对了,涵哥少分?”甲康声称到了迄今为止自己到的恐怖的一幕:见树涵屏幕上亮着高达93.1的评分。暗金色的数字在闪瞎着甲康老眼的同时,也刺激着周围人的脑神经。众人大气不敢喘一声,空气寂静的吓人。树涵坐不下了,“老子快憋死了,撒个尿先”说完身朝着厕走。甲康连忙身跟上树涵的脚步“我也我也,我,涵哥。”
  树涵走,周围的人瞬间像炸了锅一样,众人议论纷纷,在猜测着这俩人的身份。有人说“他们是学校校队的队长副队”,有人说“校队没这水,他们应该是省队保送过来的种子选手”,还有的人对着周围的人悄悄说“嘘,我一般不告诉人的,们也不要往传,也不要说是我说的,他们实是国队的,来我们学校验生放松心的”。大有猜测,谁也不两人的身份。一时间学校论坛上疯传来“震惊,游戏室突现两神秘玩,金弹头评分高达:非人哉的89和93”。校刊,校报上的头条也是两人的消息。更有的人厕跟踪两人,结连个人影不到,跟丢了。
  对不的邢树涵和甲康二人还悠哉悠哉的走在学校的小上。甲康叼着一根伊的牛奶雪糕,一手给树涵扇着扇子。树涵步伐缓慢,哼着小曲“夏的风,我永远记,清清楚楚的说爱我~”。已近黄昏,被烘烤了一的大地不时往蒸腾着热气,烤人的脚底板子疼。夕阳下,两个逐渐拉长的影子朝着远方走,不,还有扇子的影子。
  晚饭过,树涵和甲康早早的就回到教室。甲康感觉没什玩的,累的趴到桌子上就呼呼大睡来。树涵则一边动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小声哼着“左圈右圈,关节扭扭手指扭扭~”。彭笑笑打老远就到他一边扣手一边哼歌,还悠哉悠哉怡自,感觉就不像个人。便朝着他走过来,一走近便清清楚楚的听到他“左圈右圈,关节扭扭手指扭扭”的另类神曲。彭笑笑问:“小伙子,干什呢?”树涵还是闭着双眼,淡淡回:“舒缓一下关节,打游戏打的累了”。彭笑笑在树涵身的座上坐下来,对着树涵问:“说到打游戏,今学校疯传的游戏才二人组听说了没有?”树涵回:“不曾听闻”,心:谁还敢在我面声称游戏小才,还是俩人…啧啧啧,改教教他俩做人。“真是太厉害了,要是他俩能教教我打游戏,带带我该啊”说着,彭笑笑眼睛就雪亮亮的,像能飞出来小星星似的。这时候,同学们听到彭笑笑口中的游戏才二人组,纷纷围过来发自己的见。
  高阳不以为说:“会不会是有人瞎传的,在带节奏啊!咱们学校不太可能会出现这种级别的人。”樊德钦也附和:“我感觉应该就是有人乱传的,我同高阳的话。”彭笑笑不乐了,“们达不到不别人达不到啊!人就是厉害,就是水高!”赵彤彤这时也走了过来,对着众人说:“实当时我也在游戏室,确实有这俩个人存在,不过人太了我挤不过没有到他们到底长什样子。”高阳耸了耸肩:“随们怎说吧!我不与妇人争执”转身便走了。坐在邢树涵身的梁墩墩自言自语:“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来一是吃过苦,勤苦练才换来今日的一鸣惊人。”“说对吧?树涵”梁墩墩问。树涵差点没笑出声来,转身一经的着他说:“我感觉说的贼对,他们一别能吃苦。”心:哈哈哈哈哈,他们怎样我不,我不吃苦也牛批,老子是靠赋的,真是上眷顾的人啊!美滋滋~
  听“砰”的一声门便被撞开了,徐学慈应声而入,朝周围了一眼“呦呵,在呢!”尴尬的挠了挠头。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校园晚报“什…听说俩个人的照片被专业人世从游戏室监控中取出来了,据说啊,这照片还挺清晰。”听到这话,他人哪还有心思搞自己的纷纷围过来抢夺徐学慈手中的晚报。这俩游戏才到底长什模样,是不是真的异于人。高阳眼疾手快,“唰”的一声在众人到来夺下了报纸。高阳下除二拆开塑包装袋,报纸铺在课桌上。众人和高阳完报纸,不禁暴呵一声“沃槽~”。“这他喵的不是邢树涵和甲康吗?”习波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
  在睡觉的甲康摇摇晃晃的站来,睡眼惺忪地群人:“我说小伙子,发生甚了?”大嘴一咧,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徐学慈怒骂一声:“瞧瞧这狗东西,装的像啊!来来来,飞走。”高阳笑吟吟地说:“我说可以!”习波啥也没说就朝着甲康冲了过,“馁干啥嘞鸭,振武,抱着我揍啥嘞”甲康朝着抱着自己大腿的李振武笑。李振武眼见着甲康要挣脱自己的束缚,连忙大喊:“兄弟们,搭手,能让甲康柱上走。”徐学慈,梁墩墩,高阳人纷纷围拢过来,彻底甲康抬了来朝着教室面的柱子走,听教室传了杀猪搬的叫声“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栋教学楼…
  楼下的人抬头往上,楼上的人趴着往楼下。见一个大黑胖子在一群凶神恶煞的男子的团团包围下瑟瑟发抖,随着有节奏的撞击声发出一声声惨叫。校史称为“九月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