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别样人世 > 第八章 糗大发了

第八章 糗大发了


  全班学生的眼神都齐刷刷的看刘芳所的那个男生。树涵时正低着头聚精会神地摆弄短裤上的绣呢!心:抓紧选,去睡觉了,我对这玩又没追,老师随便找俩不就事了吗?突然旁边的甲康用手肘一戳“老师哈喊你呢!涵哥”。随着一声“沃槽”的惊呼,树涵吓得跳了起来,像一炸毛的鸡。
  “哈哈哈哈哈…”。
  “瞧把树涵激动的…跳起来了,估计得有两米来高”。
  “啧啧啧,树涵当游戏班长也不是不可以,这小子可是牛批的”。
  听到周围的笑声,刚骂娘的树涵还是忍住了,愤愤的瞪了甲康一眼。甲康则是一脸的无辜相,心:我这是好心好醒你啊,你这小子倒是不好歹,记恨上我了。“邢树涵同学,你感觉我的议怎样呢?”时刘芳望着邢树涵淡淡的问。“啊?议?”树涵挠了挠脑袋,满脸写着不可议。“我他喵的都不,你问我怎样我说个屁啊”心里这着,是树涵不敢说啊。“那个…老师您能说一遍嘛?我刚刚没听……”越说心里越没底,声音越来越小。刘芳无奈的叹了口气,问:“我说让你当游戏班长,你同吗?”树涵刚不同来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轻轻松松的逍遥快着,它不香吗?当看到刘芳那火热的眼神时,他内心害怕极了,好颤颤巍巍地了句:“肯定…得同啊…”。
  刘芳赞赏的看了树涵一眼:“那好,以后你就是我们班的游戏班长了,大家掌声祝贺我们的两班长。”着“啪啪啪啪”的鼓掌声响了起来,这边呢,是彭笑笑周围的同学热的挥舞着双手;这边呢,是树涵呆呆的站着,双眼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刘芳看了一眼邢树涵,心:这孩子该不会有毛病吧?看着挺阳白净的一个孩子,怎现在跟个死人似的。突然,刘芳眼前一亮:我明白了,他这肯定是激动的,不干嘛了,就发起呆来了。看来他挺喜欢这个职的吧!我又了好事呢!
  刘芳见差不多了,忙喊:“停,停”。“你们这群孩子怎鼓起掌来没个啊?以后差不多就行了。”刘芳说。梁墩墩心里狂吼:他喵的,你也没喊停啊!我手都拍红了。不止是他,高阳,徐学慈等人都心里暗暗:这女人阴,变着法的套我们。彭笑笑虽然也不好过,还是了个圆场“老师,我们这是激动的,有两班长带着我们,我们班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老班长不愧是老班长,圆场的功夫可谓是炉火纯青,堪称老练。
  刘芳点了点头,表示理。着又拿起桌子上那一沓卡片递了出去“彭笑笑,帮老师给同学们发一下。”彭笑笑连忙走过去,过了卡片。卡片是塑的,中间应该是有芯片的,摸起来比周围硬。卡片正面是学校大门处的袖珍版照片,正上方“关县实验电玩高中”几个楷体红字分外显眼。背面则是带有学生头像的个人息:姓,班级,学号。过了几分钟,刘芳说:“必大家都这是东了吧!这就是我们电玩高中的学生卡,你出入校门、图书馆,考试学习,上机练习都得要这东,记住了啊,弄没了,挺难补的。”彭笑笑时在赵童童,刘巧儿,徐莉园等几女生的帮助下也分发了个人的学生卡。树涵转头看了一眼,见甲康双手在裤裆里来滑动,不在些。树涵又看了眼台上的刘芳,若有所,甲康难不成在…正入非非之际,甲康粗犷的声音传到耳边“终于好了,舒坦,一身轻松。”树涵加了心中所,不过他这也太快啊!看着挺壮的一个小伙子,怎不行啊,这虚,外中干啊。
  甲康刚刚事,便转头对树涵神秘兮兮地问:“涵哥,你猜猜我刚刚干嘛了?”树涵刚说:你了这种事,还好问出来?甲康便抢过话头说:“我就你猜不出来,刘老师不是要我们把学生卡好好存嘛。我刚刚啊,了,藏在哪里也不全。突然起来,我内裤上缝过一个小口袋,就把学生卡塞进去了,你说我聪明不?”说便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得的嘴脸。树涵则目瞪口呆,满脸写着不可议,嘴中呢喃着:“我的天哪,怎可能,他不是在……”看到树涵这样,甲康加得了,又跟人炫耀起自己的“得之作”。
  树涵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半边,对自己脑子里面的东感到羞愧难当。“我这一天天的在?老是搞颜色,关键是差点误会人家。这要是说出去,甲康非揍我不可,虽然我练过半本如来神掌,也禁不住那壮一大汉的殴。不行不行,这样下去,迟早遭报应。”边说着边掏出祖传的龟壳和几枚铜钱,嘴里念叨着:“乾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坤以简能…”边说着边把三枚铜钱捧在手中,扣严两手,然后上下摇动,摇几下后,随抛撒在桌面上。扔一,看一,连续之后,见树涵紧闭双眼,额头上的汗珠滴滴滑落。不大一会,他睁开双眼,眸中亮一闪而过,长舒一口气自言自语:“害,小事小事,睡觉能决的问就不叫问。”。
  刘芳见看了一眼室的钟表:9:00,说“时间不早了,到了学的时候,大家都宿舍休息吧!明天可是一天上课,大家都早点来,迟到了。”“明白了,老师”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答声。刘芳一走出室,室里的人哪还坐的住,后跑出室。
  习波伸了个懒腰“累死老子了,坐那长时间”。“我初中那会坐的时间长,你是不,屁股都麻了”徐学慈。高阳有些激动的说:“走吧,去睡觉,现在去,还能看会小说,滋滋。”“好啊好啊,带我一个”甲康着邢树涵连忙跟上前去。说几人便相伴离开。走出学楼,树涵头看了一眼,原本满是灯火明的室瞬间就变得一片漆黑,不免有些瘆人。边着又加快了脚,跟着前面的几人快走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