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三国之曹昂大帝 > 第112章:回归

第112章:回归


  曹军进入柳城,正式管柳城的一切事务,只要乌丸人不反抗,性命还是能够住的。
  老曹所有的乌丸骑兵,都中在柳城校场,此刻,下武,卸下甲胄的乌丸骑兵,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要是老曹不心这帮人,一声令下,让曹军军士屠了他们,这帮人将无还手之力。
  当然,老曹并不会这么,这帮人骁勇善战,编入军中,组成骑兵的话,将所向披靡。
  何况,三郡乌丸组建的骑兵,老曹也是垂涎已久,怎么可能出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老曹眼前五万骑兵分成三部分,老弱者编入军屯,屯田种地生产粮食。
  青壮者一编成骑兵,从虎豹骑中挑选一些人出来,担级军官,管理他们。
  其中,精锐骑兵则编入虎豹骑,增虎豹骑的战斗力。
  编制后,老曹从中划拨一些虎豹骑给曹昂,曹昂的亲卫骑兵,又从武卫营里调拨精兵给曹昂当亲兵。
  为了防止乌丸让人,以后还会犯上作乱,老曹将柳城的乌丸人迁徙到的地方,让他们去屯田种地。
  从内地迁徙一批人,以及调遣一支兵马驻守柳城,不会出现何动乱。
  “见过中郎将!”
  正在街上溜达的曹昂,碰见了徐晃,阎柔等人,徐晃等人朝曹昂行礼道。
  “各位将军神色匆忙,这是发生了么事?这是去找丞相吗?”
  曹昂拱手问道。
  “唉!”
  犹豫了片刻,叹息一声,这事反正曹昂早晚也会道,不如现在跟他说,或许能说动曹昂,帮他们跟老曹说说他们的顾虑。
  “不瞒中郎将,如袁熙逃到辽东,丞相却不乘胜追击,反而选择返许都,这样岂不是虎归山?”
  “是呀!要是让袁熙等人大,河四州将永无宁日,我们便想一起去向丞相请命,中郎将可否与我们同行?”
  徐晃等人说道。
  袁熙投靠乌丸,最终导致幽州大乱,不得不劳师远征。
  现在袁熙跑到辽东,辽东的公孙康威胁不比乌丸小,要是公孙康和袁熙等人联手。
  以公孙康的实力,加上袁熙对河四州的响力,以及楼班等人对乌丸的响力。
  他们三方加起来的危害,比袁熙和乌丸联手的危害,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下正是趁袁熙等人,刚到辽东不久,还没有站稳脚跟之时,正是我们乘胜出击的大好时机。
  一鼓作气,拿下辽东,彻底消灭袁熙势力,边能正的宁。
  曹昂听了之后笑了,还以为多大的事,原来是这事。
  “袁熙如不过是丧家之犬,使逃窜到辽东又如何?”
  “我们要是出兵辽东,是祸事,不去反而对我们有利!”
  曹昂笑道。
  袁绍跟姓公孙的有仇,公孙瓒是这样,公孙康一家也是,袁绍都得罪的死死的。
  公孙康都恨不得宰了袁家的人,怎么还有可能跟死敌联手,来对抗曹军。
  公孙康也担心袁熙会篡夺他的家业,早晚双方要起来。
  “这是为何?”
  徐晃不解问道。
  “公孙康与袁绍有仇,袁绍在之时,便时常觊觎辽东,以至于跟公孙父子有仇。”
  “袁熙去了辽东,不仅不能成事,反而会性命不,身首异处也是早晚的事情。”
  “各位实在是不必要为了此事,去劳烦父亲,就等公孙康将其首级送来便是。”
  “要是我们出兵,反而会适得其反,迫使他们联合起来,这样是得不偿失。”
  曹昂笑道。
  阎柔鲜于辅等幽州人,顿时醒悟过来,他们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袁绍可是过辽东的主意,只是最后没有成功而已。
  就他们之间这样的关系,不论是袁熙,还是公孙康,都不会忍仇敌在自己眼前晃悠。
  谁道仇敌会不会给自己一刀。
  袁熙担心公孙康会对他下毒手,肯定会抢夺公孙康的地盘,而公孙康也必然时刻提防袁熙。
  只要曹军不去攻辽东,公孙康会毫不犹豫的解决掉袁熙,只有这样,公孙康能心。
  然后,公孙康将袁熙头颅送给老曹,以示投诚,这样一来,老曹就没有出兵辽东的理由。
  不仅如此,老曹还要给公孙康加官进爵。
  这样一来,公孙康不仅表面上挂着东汉臣子的头衔,辽东依旧还是他公孙家的地盘。
  只要他公孙康不反,以后辽东就一直都是他们公孙家的地盘,公孙家就能在辽东继续土皇帝。
  “原来如此,丞相是谋远虑,我等不及!”
  徐晃感慨道,他这明白老曹的意图。
  曹昂跟他们又聊了几句,便各自离去,曹昂返住处。
  三天之后,曹军立刻柳城,踏上了去的道。
  来到东之滨,看着波澜壮阔的大,又想起了多年的征战,老曹忍不住诗兴大发,写了一首东临碣石,以观沧的诗句。
  感慨情怀毕,大军继续上,在无终县休两天,便继续启程来到邺城。
  老曹在邺城居住了一时间,返许都。
  而辽东那边,公孙康和弟弟公孙恭议,将袁熙等人斩杀,分了他们的财富后,将袁熙等人的首级献给老曹。
  老曹很是高兴,便以天子的义,册封公孙康为左将军,襄平候,继续代表朝廷镇守辽东。
  曹昂建议老曹,让公孙康遣子入朝为质,最好将两个儿子一块送来,免得以后他们反。
  公孙康对于这个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果断将两个年幼的儿子,送到许都质子。
  他公孙康身体不好,儿子又还小,将来他的位子,迟早要落入弟弟公孙恭之手。
  他担心将来,两个幼子会遭到弟弟的毒手,毕竟权利的诱惑实在太大,谁也不敢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与其留在这里遭到迫害,还不如将幼子送入许都,还能住性命。
  好在公孙恭不能生育,等公孙恭死后,朝廷便会将他儿子送来,继承家业。。
  可公孙康没有想到,曹昂压就没,将来让公孙康的儿子,继续掌控辽东。
  甚至,曹昂还将公孙恭也弄出辽东,等公孙康一死,便立刻派人来管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