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乡村小医神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怪胎小白

第一百九十三章 怪胎小白


  “喂,大宝贝,昨晚上去抢亲抢得怎么样?新娘子抢到手没有?”
  看到叶枫吃瘪的样子,温柔乐呵呵一笑。
  江雨欣也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对于昨晚叶枫的离开,她心里也是充满了好奇,很想知道叶枫是去做什么了。
  “什么抢亲,我是给人治病去了……”
  叶枫无奈的摇摇头,为什么什么话到了这只鹦鹉精嘴里都变了味呢?
  “快说,快说,你怎么给人治病去了?”
  温柔一听这话,顿时眼睛放光的追问着。
  昨晚上她从江雨欣那听了叶枫惩治李雨露的事情后,就对叶枫的医术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现在叶枫说他昨晚上给人治病去了,她怎能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枫见状,就耐着性子把昨晚上的事情又讲了一遍。
  听完韩老爷子和蓝雨的遭遇,两个小丫头也感慨不已。
  不管什么时候,这种曲折的爱情故事,都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事情。
  “你说的蛊是什么,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好容易抹掉眼泪后,温柔对叶枫说的蛊虫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撺掇着叶枫把他从蓝雨体内取出来的那只蚕蛊拿出来开开眼界。
  江雨欣也眼巴巴的看着叶枫,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同样想看看传说中的蛊是什么样子。
  “看可以,但不能白看吧,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到的。”
  叶枫眼珠子一转,看着这俩小丫头玩味道。
  “靠,看个小虫子,大宝贝你还要讲条件,雨欣刚刚都让你白看了,你还不知足?”
  温柔一听这话怒了,拍着桌子道。
  “什么白看?”
  叶枫正准备说‘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时,恰好乐滋滋的王妈提着菜篮子回来,听到温柔的话后,疑惑的向屋里问了一句。
  王妈声音一传进来,江雨欣脸顿时红得都快要滴出血了。、
  “没什么,就是我给雨欣检查了下身体,温柔心里不平衡,打算让我给她也看看。”
  叶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慌忙编了个借口。
  要是让王妈知道江雨欣被他看了,那江伊雪就也知道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温柔啊,小枫可是个神医,人帅,心底也善良,你找他看病可是选对人了,让他给你仔细检查检查,看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王妈听到这话,才咧着嘴笑着夸了叶枫一通,一边走,还一边在那自顾自的嘀咕:“好好的一个丫头,怎么老跟个鹦鹉精一样,肯定是有什么病……”
  王妈的话,听得江雨欣想笑又不敢笑,虽然捂住了嘴强撑,可双肩也还在颤抖。
  “你有病,你才有病,大宝贝你存心耍老娘是不是?”
  温柔铁青着一张脸,恨不能咬叶枫两口。
  要是别人说她有病,她冲上去抽两耳光也没什么,可王妈是照顾江伊雪和江雨欣长大的长辈,而且她也没少吃王妈做的饭。
  所以别说动手,骂两句都开不了口。
  “好了,好了,给你白看还不行……”
  被王妈这么一搅和,叶枫也没了拿捏两个小丫头的心思,就把蚕蛊从针囊里放了出来。
  “什么嘛,就这么个小东西,能有大宝贝你说得那么邪乎?”
  看着蚕蛊圆嘟嘟,胖乎乎,一幅无害的样子,温柔一脸你骗人的表情。
  江雨欣同样狐疑的看着叶枫,也有些不相信这么小个蚕宝宝,就能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呜……呜……
  突然间,原本趴在叶枫脚下的小白,在蚕蛊出来的时候,一骨碌从地上翻了起来,紧盯着桌子上的蚕蛊,发出了凶狠的低呜声。
  “小家伙你对危险的感觉还挺敏锐得嘛!”
  叶枫有些诧异的看了小白一眼,很难相信这个小东西居然能察觉到蚕蛊带来的危险。
  “什么蚕蛊,我看大宝贝你就是个大骗子……”
  温柔不屑的撇撇嘴,然后伸出两根粉嫩的手指头,就向桌子上的蚕蛊捏去。
  “不要!”
  叶枫一回头,看到这一幕人都快傻眼了。
  要是被蚕蛊钻进身体里面,那这只花毛鹦鹉精可就惨大发了,估计得痛死过去。
  “切,大宝贝你装得还挺像的,差点儿就骗过老娘了。”
  但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温柔竟是用两根手指头捏着蚕蛊,从桌面上提了起来。
  而且这个之前被叶枫从蓝雨身体里逼出来后,就凶狠得想咬破衣衫再钻回去的蚕蛊,此刻竟然就像是个乖巧的蚕宝宝一样,被温柔捏在两指间,温驯得一动不动。
  甚至哪怕是温柔把凶神恶煞的蚕蛊托在粉嫩细腻的掌心,只要它愿意,轻轻一咬就能够撕开个口子钻进温柔的身体里,可它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儿?”叶枫都快看傻了。
  如果不是因为温柔身上没有蛊术的气息,他几乎都要以为温柔是哪个蛊术大师的传人了。
  “让我把把脉!”
  紧跟着,叶枫想到了一种可能,手猛地攥住了温柔的手腕。
  “不对,不对……”
  手摸着脉门片刻,叶枫头就摇了起来,皱眉道:“你不是那种会让毒虫退避三舍的三阳火体质!”
  不是蛊术传人,也不是独特的三阳火体质,为什么会让蚕蛊一动不敢不动?
  叶枫眉头紧皱,目光不断在温柔和蚕蛊身上徘徊。
  “咦……”
  目光向蚕蛊一扫后,叶枫顿时又发现了一个异常。
  只见此刻乖巧如蚕宝宝般的蚕蛊,其实并不是完全静止不动的。
  恰恰相反,它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威胁一些,在不断的颤抖。
  难道是?
  看着蚕蛊的样子,再听到小白的低呜声,叶枫闪电般回头,将小白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了蚕蛊的身前。
  小白一靠近,蚕蛊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马上向前爬出了一段距离。
  “嘶……”
  看到这一幕,叶枫难以置信的倒抽了口冷气,盯着兀自盯着蚕蛊低低咆哮的小白道:“我滴个乖乖,小白你究竟是个什么怪胎,怎么蚕蛊都这么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