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乡村小医神 >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砍柴不如杀人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砍柴不如杀人

砍柴老汉微笑地向欧阳刀打着招呼:“走了这么远,累了吧,到屋里喝杯茶吧,我这里好久没有外人来了。”
  
  走了这么远的路,欧阳刀还真有点渴了,见砍柴老汉招呼自己,便走进屋里。
  
  木屋并不大,里面很干净,一张仙桌,桌上摆着一副茶具,角落里一只炉子上炖着水壶。
  
  水壶里的水已经开了,喷着浓浓的水气。
  
  欧阳刀也不客气,在桌边坐下。
  
  老人将水壶从炉子上拎到了桌子上:“来得早就不如来得巧,我的水刚烧好,正好可以泡茶。”
  
  “那就谢谢了。”
  
  “老弟放心,我这里的水全是用南雨山的瀑布山泉水烧的,甘甜可口,茶叶也是南雨山半山腰上茶树上的绿茶,保证让你喝了一次,想两次。”
  
  桌上的茶具比较简陋,但是倒入了开水,一会就有香味传出来,满屋飘香,沁人心脾,让欧阳刀啧啧称奇。
  
  “老人家,你的茶叶好香啊,生活在这山林里,有些偏僻,但是山好水美,风景秀丽,是一个生活的好地方啊。”
  
  老人替欧阳刀泡了茶之后,继续砍他的柴了。
  
  欧阳刀坐在桌边,正对着老人砍柴的地方。
  
  锋利的斧头在阳光闪烁着寒芒,几乎映花了欧阳刀的眼睛。
  
  欧阳刀喜欢兵器,平时摆弄自己的银芒飞刀,他一眼就看出这砍柴的短柄斧并不是普通斧头,反射出来的寒光凝而不散,而且散发着一种寒气,分明是寒铁所铸。
  
  老人看起来虚弱,但是举起斧子,猛地斩下,将一块木柴劈成两截,切口整齐干净,老人臂力不错啊。
  
  他惊讶道:“老人家,你在这里住多少年了?”
  
  “不多不少,四十五个年头了哦。”
  
  “哦,是不是每天都砍柴?”
  
  “没错,从我搬到这儿之手,每天就砍柴,劈柴,赚点小钱,安养残年啊。”
  
  欧阳刀心里忽然警觉起来:“这熟能生巧,果然不错,老人家,你这砍柴的手法,不亚于一个魔武高手啊。你这斧头也不是普通的斧子,用来砍柴有点可惜了。”
  
  老人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你眼力也不错,我这斧头可是用千年寒铁所铸啊,用来砍柴不如用来杀人。”
  
  话音刚落,砍柴老人手里的利斧,猛地飞出,向欧阳刀掷来。
  
  欧阳刀早就警觉,砍柴老人看起来虚弱,却臂力惊人,加上那锋利的斧头,身份绝不是砍柴人那么简单。
  
  叮,欧阳刀的银月飞刀已经出手,夹着汹涌澎湃的仙灵,与那短柄斧撞在一起,居然没有击飞那斧头,他感觉那斧头上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将他的银月飞刀,撞得斜飞出去。
  
  欧阳刀一个后空翻,闪过了利斧。
  
  他这几天一直与魔族人战斗,下巴的胡子有点长了,无意间被利斧削去了大半。
  
  他甚至感觉到了下巴一寒,短柄斧的寒冷如冰的斧刃擦着下巴飞过,自己的白胡子在半空中洋洋洒洒飘落。
  
  他心里暗暗吃惊,自己要是慢了半拍,削掉的就不仅是自己的胡子,下巴恐怕都要被削掉了。
  
  更让他惊心的是,那利斧居然可以在砍柴老人手中,任意回旋,刚正面躲过那利斧,他又听见脑后,劲风呼啸,又一个前空翻。
  
  寒光闪闪的斧子又擦着后脑勺飞回了老人的手心。
  
  老人没有刚才那老态龙钟的模样,腰杆挺的比壮汉还要直,刚才还干瘪的皮肤变得充盈起来,身体像充了气的气球,变得强壮起来。
  
  从一个枯瘦的老人,眨眼之间变成了一个身强体壮的大汉,一脸横肉,凶神恶煞地瞪着欧阳刀,而且头顶还多出一对犄角,分明是一个魔族壮汉。
  
  欧阳刀一肚子狐疑,这魔族壮汉用的是变身术吗?自己怎么会看成是一个人族的老人?要是自己眼花,江奇怎么也没看出来?
  
  他暗恨这个魔族大汉太狡猾,化装成人类老人,那么逼真。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人类还是魔族人,你难道可以变身?”
  
  被欧阳刀认为变身成人类,是一种对魔族人污辱,魔族大汉一脸轻蔑:“呸,老子才没变身成人呢,是你眼瞎,再吃我一斧头试试。”
  
  魔族大汉狞笑着冲进了屋里,举斧就劈,欧阳刀一个侧翻,躲过了利斧,他身边的那张实木仙桌,却被斧头砍得支离破碎。
  
  与其说那张仙桌是被砍坏,不如说是被斧头砸得四分五裂,碎木块洒了一地。
  
  那利斧闪烁着寒芒,就像毒蛇线样,紧紧地追着欧阳刀猛砍。
  
  魔族人臂力惊人,寒铁斧不时发出淡淡的寒芒,就像刚才砍柴时一样,本以为那是反射的光芒,在屋里才看明白,是这柄寒铁斧自身发出的寒芒。
  
  这短柄斧居然是一件魔器,而且魔族人臂力过人,浑身魔元强劲,至少是五级魔将以上的魔武等级。
  
  屋里空间狭欧阳刀差点就被砍中,还好他动作快如闪电,在屋里跳跃腾挪,躲了过去,从窗户那里冲碎了木头窗棂,跳到了屋外。
  
  将头发上的木屑捡掉,欧阳刀灰头土脸,累得气喘吁吁,不明白这个魔族大汉先是化身成人族老人,又一心想杀自己。
  
  魔族人体形太魁梧无法从狭窄的窗棂中钻出,但是魔族大汉,居然几斧头,将木屋的窗户劈了一个大窟窿,从那里追了出来。
  
  他冷喝地问道:“你想干什么,我跟你有仇吗,你一定要杀我?”
  
  “不要啰嗦,你们必须得死。”
  
  “杀人,总要有个理由吧。”
  
  “跟你们没有理由,你们死定了。”
  
  见魔族大汉说得斩钉截铁,虽然不知道确切原因,但是他却隐隐感觉跟自己来南雨山查找军工厂有关。
  
  听对方说你们死定了,显然包括了跟自己一起来的江奇。
  
  如果要是因为军工厂的事情,那江奇肯定也遇到了危险?
  
  他一脸担忧地向江奇的方向看去。
  
  魔族大汉一脸冷笑:“你不用担心你的同伴,他那里有人招呼他。”
  
  欧阳刀心里暗暗着急,赶紧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提醒江奇有危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