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科研狗的田园生活 > 第八十五章 我爸这是找着矿了

第八十五章 我爸这是找着矿了


  “还有几对镯子,一些孤本,总共加起来,应该有一两个达不溜吧!”
  “东西干净不?”
  “干嘛?我跟你说刘老四,你别打我那些东西的主意啊!那是你弟弟我将来的老婆本呢!”
  后座上的刘劲水,一听刘劲山打听自己手里的东西干不干净?立马跟个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就差跳起来了!
  “别跟我废话,你就直接跟我说实话,你手里的这些东西,到底干净不干净?”
  “不知道!但是东西都是真家伙。我从不见天淘的。”
  “明天去把东西卖了!收手!”
  “我不!我除了吃这口饭,也干不了别的。”
  “现在让你收手,并不是不让你干这一行了,而是让你去找个正规的门脸好好干,别走现在的这些歪门邪道了,明白?
  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像是踩钢丝,一旦出事,你跑都跑不掉。
  而且你现在也不像以前了。
  你今天对君悦定下了誓约,就要为她作想了。
  而给她创造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就是你目前最需要做的。
  咱老刘家的男人,那是一口唾沫一颗钉。
  说出去了话,那就得做到。
  你既然对珠宝古玩这个行业有经验,这是好事,那就找个门面,正正当当的从事这些买卖,也不会少挣。
  能走正当门路的时候,咱尽量别走邪路。
  提心吊胆的日子,可过不长久的。”
  刘劲山难得的没有冲刘老五发飙,而是轻言细语的,给他陈述着这其中的利弊。
  兄弟几个,各自从事的行业不同,没有必要在他们面前指手画脚。
  但是作为兄长,却有监督他们走正道的义务,不要误入了歧途。
  一旦脱不了身,那就是害人害己的下场。
  而且正经行当千千万,没有必要为了那几块钱,非得去涉一番险。
  刘劲水从后视镜里面,看了好几眼自己的这个哥哥,习惯了以前的交流方式,突然跟你轻言细语的,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刘老四说的也挺在理。
  自己从今往后可不再是一个人了,还有了一个今后会陪伴自己一生的女人。
  自己可以兵行险着,可自己的女人却不应该承受那份惊吓。
  老婆,不是让她跟着自己担惊受怕的,而是让她舒舒心心陪伴自己一生的。
  而且,将来还有孩子呢!
  难道也让他们,跟着自己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是啊!
  确实,该收手了!
  车子下了建湘路,拐进了建湘巷,进去了不到五百米,刘劲水就叫住了刘劲山。
  “就是这里了!
  到我那坐坐吧!
  我淘了一套好茶具,我们去喝喝茶。”
  到了这里建湘巷,刘劲水算是地主了。
  兄弟们大了以后,平时也难得有时间见上一面。现在到了自己的地盘,不邀请过去坐坐,也不大像话。
  “行!去看看!莹澜!走,一块下去。”
  刘劲山并没有推辞,招呼了一声副驾驶座上的赵莹澜以后,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好!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也确实不合适。”
  锁好车,几个人顺着这个路口又往里面走了五六十米。
  直到刘劲水站住身子从裤兜里面掏钥匙,两口子才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
  是一栋小楼。
  三层。
  老式房子。
  很有可能以前失过火。
  在昏暗的路灯底下,能够看到外墙的窗户顶上,有烟熏过的痕迹。
  双户门。
  四片大门的门叶上,开着一扇小门。刘老五掏出钥匙以后,就是开的这扇小门。
  “这房子多少钱一年?”
  “五万二。不亏!
  我自己住一层,其他的都被我给租出去了,我自己算是白住。”
  推开门,刘劲水领先走了进去,灯是声控灯,当这些人的说话声传出来的同时,灯立马就亮了。
  三楼。
  刘劲水打开双层的防盗门,请刘劲山和赵莹澜两口子进去以后,回身又把门给关上。
  这家伙,运气挺好的。
  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还能遇到这么便宜的房子。
  难怪这些年,能够混到手里有将近两百万,这比自己以前,可是有能耐多了。
  进门打量了一下房子里面的格局,刘劲山真为自己的堂弟感到幸运。
  客厅挺大,得有四十来个平。
  两组沙发的中间,摆放着一张茶几,茶几上面是一块木料制成的茶盘,而茶盘上面的那套茶具,却尽显岁月的痕迹。
  黑红发亮,但挺干净。
  茶具刘劲山不懂。
  可这块茶盘刘劲山有点兴趣。
  如果可以,将来自己家里面,也去弄一套这样的茶盘摆着,能够带来不少雅意。
  探手摸了摸茶几上的这块茶盘,通过意识波探测了一下之后,瞬间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植物体纤维细胞活跃程度……………生存时长为五百七十九年三个月一十八天,植物纤维细胞氧化程度…………自然氧化时间为一百六十一年五个月二十一天。
  一棵五百七十多年,将近五百八十年的老树,制作而成的一块茶盘,而且制作出来也有一百六十一年了。
  依旧是那么蛮不讲理!
  只要自己的意识波一接触到东西,脑子里面瞬间就会浮现出这些东西的基本状况。
  老物件。
  名副其实。
  刘劲山不是干这行的。
  也不是什么古玩专家。
  所以对于眼前的这块茶盘,虽然通过意识波的探测,知道了制作这块茶盘的树长了多少年?
  制作成茶盘以后,又在这个世上流传了多少年?
  可具体是什么树体制成的,就弄不清楚了。
  毕竟自己现在,脑子里面并没有眼前这种树种的记录。
  “老五!这茶盘是什么木材做的?这么黑红黑红的,手感也挺细腻,蛮漂亮的。”
  “酸枝木!本来的原色木质,应该没有现在这么红,这是制作成了茶盘之后,在使用的年月里面,自然氧化出来的结果。
  跟这套茶具是一块划拉回来的,花了两万六。”
  等到刘劲山和赵莹澜两口子坐了下来,刘劲水开始摆弄起了他口里的茶道。
  烧水,泡茶,洗茶。
  有点那么个意思。
  茶过一轮,刘劲水又起身去把那几对镯子,还有几本版印的孤本莲花经,法华经,地藏经拿出来给两口子过了一下目。
  大部份的东西,都跟刘劲水所说的一样,挺有收藏价值。
  而且刘劲水对这些物品的判断,也跟自己脑子里面的意识波探测出来的时间线不相上下。
  看来眼前这个家伙,确实是钻进去了,有了点道行!
  “还行!算是有点家当!
  不过这两个玩意儿,还是拿去卖了吧!
  这样的货色,就别给君悦留着了!”
  转了转手里的两个镯子,观看了一下的刘劲山,头也没抬的冲着刘劲水说道。
  刘老五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可是说过,这些东西可是老婆本。
  现在特意留下两个镯子,十有八九就是留给将来的老婆的。
  托了温猜那个作死的富,刘劲山现在对这些东西,那是一眼明。
  什么东西能够卖上什么价,那是打眼就能估算出个大概。
  手里这个颜色绿一些的镯子,价钱贵一些,也就贵一些而已。
  不会超过六十万。
  而带点飘花的那个,就便宜多了,最多不可能超过十万,这还得有人能看上。
  绿一些的镯子,脑子里面意识波浮现出来的画面当中,硅酸盐的分子排列组合模型,排列得更加的紧密一些。
  凸显绿意的氧化铜原子,在这种硅酸盐质地的硅化物里面,也分布得比较均匀。
  看上去,就让人有种爽心悦目的感觉。
  这种硅酸盐物质的原子排列越是紧密,越是排列得均匀,其商用价值就越高。
  这是刘劲山在观看了温猜的人生记忆之后,又结合自己意识波的探测结果,总结出来的门道。
  “怎么就不能留给她了!这东西可不便宜呢!”
  听到刘劲山说,让自己把这俩镯子卖了,刘劲水可就不乐意了!
  这可是你弟我,特意留下来给自己未来老婆的呢!
  你一个学着种地的,难道还有我这个专门倒腾这些玩意儿的,清楚这其中的价值么?
  “你这镯子配不成对!再说了,你这最好的这只镯子颜色,绿得也不够鲜艳,而且质地也不通透。
  你哥我还真有点看不上,你还是卖给其他人吧!
  我们这一代人的婚事,将来可能都会走古礼。
  这是老太太的意思。
  所以这些迎娶首饰,可能会有点变化!
  先别急眼!
  老太太并没有其它意思,就是看不惯现在的这些婚姻。
  动不动的就离婚!
  这不是过日子的架势。
  所以老太太就想给我们这几个人,张罗着古礼婚事。
  就是想让我们这一代人,记住自己的责任,别干那种抛妻弃子的事情!”
  没给刘劲水反驳的余地,直接就把老太太的意思搬出来说事。
  刘劲山说着话并不是没有底气,老太太这么安排,也有她的考虑。
  如果家里的经济条件还像以前那样,打死老太太都不会张罗这种事情。
  可刘劲山的回家带来的这些变化,老太太可是看在了眼里。
  既然今后家家都不缺钱,这婚事还是按照古礼来得稳当。
  至少能够保证自己家的这几个后代,不会因为钱财方面的事情,从而闹得分崩离析。
  古礼的约束,说得不好听一点,就不是现在的法律能够参杂其中的。
  你可以离婚,可带来的那个后果,却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够承受得起的。
  别说什么有钱,就不会有离婚这种事情发生。
  有!
  而且还很多!
  不过那都是一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男女女,闹出来荒唐事。
  可走古礼的人家,却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因为后果太严重。
  你可以吵,可以闹,就是不能把一个家给拆散了。
  现在社会上的张口闭口我爱你,你爱我,在老太太的眼里面,那都是一些扯蛋的玩意儿。
  你们都那么爱了,也走到一起来了,为啥到了最后,竟然还有闹离婚的呢?
  追根揭底,还是因为犯错的代价太低。
  你让他们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试试,你看有没有这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发生没有?
  “这个老太太,这是要逼死我啊?
  他家老孙子,就现在的这个身家,哪里置办得起那些东西嘛?
  就眼前的这一个,还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留下来的呢!
  她嘴一张,就是一整套啊!
  老四!我不活了!
  你回家之后,就跟老太太说,他家老孙子,这辈子就不打算结婚了!当个老光棍算了!”
  刘劲山的话音一落,刘劲水是茶也不喝了,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我大伯没给你打电话?家里发生的事情,你一丁点都没有听到信?”
  没搭理刘老五的叫屈。
  端起茶盘上的紫砂杯,吹了一口气,滋溜的喝了一口。
  等到刘老五把话说完,才慢腾斯礼的说道。
  “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刘劲水被问的一愣,不由脱口问道。
  “你家今后每年都能进账几千万,还能置办不起一套迎娶首饰?”
  斜了一眼眼前的刘老五,刘劲山说道。
  “每年都有几千万的进账,我爸这是找着矿了?”
  见刘老四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刘劲水不由张口结舌。
  我滴个娘!
  每年的进账几千万!
  老子岂不是成了富二代?
  “噗呲!咳咳咳!”
  刘劲水那错愕的表情挺到位,看得坐在刘劲山身边的赵莹澜忍俊不禁。
  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还没等咽下去呢,就随着笑声全喷出来了!
  “你哥回家之后,用所学的知识,改造了一些药材和蔬菜挣了几千万!
  想着家里的这些亲戚都不怎么富裕,就想着拉扯一把。
  这不,前些日子,跟嫂子两个人,把所有亲戚家山里的那些野生药材都给改造了一遍。
  按照你哥的推算,家家都应该能够成为千万家庭。”
  缓了缓,看刘劲山没有解释的意思,赵莹澜便给刘劲水这个小叔子当起了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