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白骨法相,镇压大千 > 第五十六章 打

第五十六章 打


  腹中一阵绞痛,何清顿时皱起了脸,现在身上一点钱都没有,难不成去抢?
  “看看这具身体有没有什么朋友,去借一点钱吧。”
  反正要么今天晚上,要么是明天,回到贫民区后,就去找罗达那几个人。
  那几个人几乎将安兹身上的钱财全部抢光,身上应该还剩下不少。
  基础格斗lv3,根据在脑海中的推演,面对正常健壮的年轻人,正面拼不采用游击战术的话,现在何清能一个打七八个。
  如果采用游击战术,那就不好说了。反正以帮派那些人的实力是断然不可能抓住他的。
  现在何清唯一的本钱只有这具身体些微的战斗力,经商是不可能的,给别人当护卫也只是拿一点工资,还要整日受人驱使。
  也只有贫民区的帮派最好下手,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收集到成长所需要的物资。
  “看来得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弱的帮派,直接直捣黄龙,收服他们。”
  思绪转回来之后,何清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发现这具身体根本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唯一能说得上话的就是那个满脸雀斑名字已经被何清忘记的男孩。
  不过那个男孩能来给他通风报信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帮助了,而且看他离开的样子,显然也不会借钱给何清。
  “这安兹真是个讨厌鬼,吸血鬼。”就连何清浏览一遍安兹的记忆后,也忍不住暗暗骂道。
  这个安兹在家里当霸王,充当吸血鬼,在外面又四处被人厌恶,被人欺辱。
  虽然这其中也有身份地位,社会环境的问题,但仍不能遮掩安兹此人性格的懦弱与愚蠢。
  何清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算了,只能忍耐了。
  从社团的大楼出来后,何清直奔教室。
  ......
  查尔斯走进教师的办公室中,在一张红色长桌的后面,坐着学院的主任教师斯通哈里斯。
  查尔斯是个身着最新款式黑色西装,身材有些发胖的人,他头上亚麻色的头发用胶水固定着。
  他径直打开门走了进来,气势凌人,全然不将斯通哈里斯放在眼中。
  “查尔斯,你有什么事情。”斯通将头从一束粉色康乃馨后面抬了起来,看见是查尔斯后,立刻换上了笑容。
  斯通哈里斯已经接近五十多岁,从一个贫民拼搏到如此地位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功夫。
  查尔斯的父亲是这所学院的投资者之一,斯通看着查尔斯,将自己的姿态摆的随和一些,露出笑容。
  “哈里斯老师,我要求你立刻开除掉安兹,那个贫民竟然敢对艾贝尔表白,该死。”查尔斯对着斯通大声吼道。
  斯通哈里斯看着眼镜片上沾染上的一丝唾沫,不被察觉的双眼中露出一抹恼怒的神色。
  “查尔斯,我知道了。”斯通伸出双手示意查尔斯不要过于激动。
  “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否则下一次学院议会的时候很难说了。”
  “我明白。”
  查尔斯说完后脸上依旧带着恼怒的走了出去,留下一脸阴沉的斯通哈里斯。
  “该死的臭肥猪。”斯通将放在桌子上的书本狠狠的砸在地上,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教学楼与社团的楼房并不一样,教学楼是使用以前的一个教堂改造而成,白色的巨大穹顶反射着氤氲的光芒。
  在教学楼的四周各有十几根白色的圆柱支撑着,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白色圆柱不可避免的变得斑驳。
  教学楼前面是一个花园,两边是绿茵草地,再远一点就是一片小树林,小树林的另一边就是社团的地方。
  何清从小树林的小径走过来,草地上坐着不少人在闲聊。
  何清经过的时候那副虚弱的模样甚至让几个人提出需不需要帮助的语句,他挥了挥手表示不用。
  来到教学楼前面,天上的暖阳射出温暖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些刺眼。
  顺着大堂盘旋的阶梯,何清慢慢的向三楼走去。
  “哇,这不是安兹吗,几天不见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何清抬头看去。
  在楼梯上几个人正在打闹嬉戏,看见安兹后大笑着问道。
  这几个人与查尔斯基本算是一伙的,经常在学校捣乱欺负别人。
  在安兹的记忆中,有一次安兹被他们架在三楼的栏杆上,险些掉下去,当时安兹被吓得眼泪鼻涕哗啦啦流,那几个人嚣张的笑声依旧在记忆中犹存。
  “哈哈,希望他不要被查尔斯修理得尿出来。”
  何清懒得理会他们,径直从一旁路过,然而事与愿违,身前的阶梯被三个人用身体挡住。
  “怎么,想走啊,只要你爬着从这里上去,我就放你走怎么样。”眼前那人嘴角扯出笑容,狠狠的看向何清。
  这样最底层的贵族学校基本加入的全是一些没有能力的纨绔二代,他们的品性简直与贫民窟的帮派人员没什么两样。
  “哦吼。”阶梯上路过的人不时看向这边。
  “喂,不要太过分了,你们。”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对着那三人说道。
  “小皮尔,快滚吧,不然等下让你感受一下。”三人中的另一人说道。
  “安兹又要哭了。”一个路过的金发男子高呼,“瑞尔,小心别把我们的安兹给吓得尿出来。”
  何清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忽然露出一抹微笑。
  “怎么,要爬......”挡住何清路的男子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巨力从阶梯上直接从踹到大堂。
  下面传来阵阵惊叫声。
  何清收回伸出的腿,脸上微微冒出几滴虚汗。
  剩余的两人面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何清一手抓住同意直接扔到大堂。
  这几天的郁气无从发泄,现在终于展露了出来,何清长吁一口气,又走到大堂中去。
  那三人都一脸痛苦的爬在地上,四周围了一圈人,那个为首的金发男子满脸鲜血,几颗牙被磕掉,嘴巴里唾液混着鲜血横流。
  何清抓住那人的头发,提起那人的头,狠狠的砸向地面。
  砰的一声,那人顿时全身缩成了虾米状。
  “你们三个,跪下。”何清低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