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生而为妖我很无敌 > 47、九歌城第一高手

47、九歌城第一高手


  “果然,还是白家吧?”
  “肯定啊,不然呢?除了白家,谁能这么阔气?一百万啊!”
  “呵,我竟还以为自己挺有钱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很穷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百宝行内,众人议论纷纷着离去。
  杨铭和白洁收起大力丸,则直奔回春医馆。路上,“你可是欠本小姐,一百一十一万银子哦!”白洁说着。
  “……”杨铭顿了顿,“之前你给我的那一箱黄金,价值多少?”
  “嗯,十万两吧。”白洁说,“零头还补不上,差个一万两。”
  你把我卖了吧,杨铭心说。
  “对了对了,你还要带着你的徒弟,去那青天宗求药是吧?我和你一起去!”白洁一脸向往,“大宗门,里面肯定很有意思!”
  “不行,这又不是去玩的。”杨铭严词拒绝。
  白洁盯了他一眼,竖起一根手指:“一万两!”
  杨铭笑了笑:“这不是钱的问题。”
  “五万两!”白洁手掌张开。
  “……”杨铭沉默。
  “十万两!”
  “成交!”
  “再借我一百两吧。”杨铭说,这是打算一会给医馆大夫补上的。伪兽已经悄悄回来,钻进了他袖子里。
  “喏。”白洁递过来一粒银子,再问道,“我们怎么去青天宗?”
  “不是有驿站吗,叫个马车。”杨铭说。毕竟陆婉清还昏迷着,总不能一路背着走吧,而且白洁的脚力也跟不上。
  “马车多慢!”白洁说,“我们九歌城的驿站也是有异兽车往来的,坐那个吧!”
  “异兽车?”杨铭想起御灵司的那只六足甲虫。
  用那东西来拉车,确实比马快多了。
  回到回春医馆,从床上背起陆婉清,再在床上悄悄留下那粒银子后,杨铭便和白洁转头奔向驿站。真累啊,杨铭感叹着,有种马不停蹄的感觉,可他是人,好想休息!
  “不管了,一会坐上车出发了,先睡一大觉再说!”杨铭决定道。
  驿站确实有两辆异兽拉着的车,一只是身材精瘦,四肢细长,有着长尾巴的青色异兽。另一只是无毛,有条像老鼠尾巴的暗红色巨犬。
  异兽车的车厢都远大于普通马车的车厢,不过同样,价格也是贵了一番。但和那一百万两比起来,不值一提。杨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两辆中巨犬拉着的那一辆,这俩更快一些。
  “去青天宗,大概五天。”车夫说。那是个穿着干净,举止洒脱的男人,和杨铭印象中穿着马褂,戴着草帽的车夫形象差距很大。
  “这是最快时间吗?”杨铭问。
  “是的,日夜兼程,中途只会短暂让我的异兽歇歇。”车夫傲然说着,“在这一带,没有人的车比我的快。”
  ……
  某片低空。
  九歌城御灵司司命,尚昆御着一柄飞剑飞行着,在飞剑后方,还躺着一具脖子扭断的尸体,正是荒林那魔人的尸体。
  这是准备将魔人尸体送到国都虚无城,那儿会有人专门处理,也就是丢到境外的埋骨之地去,他没权擅自离开国境。
  事情的经过,在不久之前他已经听回来的阮仓说过了,此刻心情很是复杂。
  严云才他可是一直当做接班人培养的,可没想到……罢了,死了就死了吧,命数如此!
  尚昆本想着即便损失惨重,但好歹这最后的功劳还是落在他们九歌城御灵司手上的!而且,阮仓虽然目前还不够格,但他看的出来,天赋是高于严云才的,将他接着当做接班人培养就行!
  可谁知……
  阮仓将一切都汇报完毕后,转口便来了一句他要离开御灵司!
  尚昆顿时很纳闷,这御灵司,可是无数人想来来不了的地方啊,竟还有人要退出?他觉得阮仓可能是因为这次任务被吓到了,安慰了他好几句,又讲了一推大道理,再透露出准备重点培养他的意愿。
  心想这下不可能不心动吧?
  可阮仓只是坚定着说,他要去武馆,并感谢司命大人这些日的照顾。
  啊?神经病啊?
  尚昆心里狂汗,这孩子是脑子秀逗了?!别人修仙你练武???
  然而,阮仓已经脱下官袍,对他拜了拜,走掉。
  尚昆想着想着就是一阵心绞痛。
  御灵司内最强战力严云才死了,这也就算了,如今天赋最好,他想好好培养的阮仓居然也走了,这御灵司,要完啊!
  “听说,你就是九歌城最强之人啊。”一道声音冷不丁的传来,让尚昆顿时收敛痛心情绪,专注起来,一股妖气已经弥漫开来!
  他循声看去,那是一只身披橘色羽翼的鸡妖,长辫子随风甩动着,不知如何已坐到了他的飞剑边。
  “作为第一高手,还真低调啊,飞的这么慢,这么矮,是喜欢看风景吗?”鸡妖雨淡笑说着。
  如同是平常遇到什么妖怪,尚昆早已操纵飞剑劈过去了,但此刻却是默不作声,他知道这鸡妖不好对付。他在这低空飞行,是因为金丹初期的修为只能做到这样,而这只鸡妖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他的飞剑上,恐怕,实力在他之上!
  难道,是为了魔人尸体而来?尚昆正想着,“风和雷,是不是你杀的。”又有一道冷冰冰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这次是一只猫妖,穿着黑衫,一头黑色微曲短发垂在两颊之旁,头有猫耳,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九歌城第一高手是谁的情报并不难打探,但考虑到他是有能力杀了风和雷的人,实力未知,所以猫妖冰和鸡妖雨直等做好了最完善,即便打不过也能跑掉的准备后,这才出手拦下了飞行中的尚昆。
  鸡妖虽一直笑着,但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没有因为尚昆看上去弱就直接出手。
  毕竟隐藏实力这种事,很多生物都喜欢干,包括她,不还隐藏实力,在那晚陪着客栈的那些人类玩了好一会?
  “风和雷?”尚昆则是一脸懵逼,“什么跟什么?”
  难道是这魔人叫做风和雷?
  “一只蛞蝓妖和一只花豹妖。”雨给他解释道。
  尚昆已经很久没离开御灵司了,怎么可能去斩妖。他心下思索起来,这两只妖估计是想找人报仇,但误会了什么。
  现在怎么办?将计就计,吓走她们?还是直接跑路?如果全力逃跑,应该能跑掉吧?
  “看来不是你。”冰忽然出手,三道爪痕撕扯空气而出!
  说来就来的攻击,尚昆不敢有所保留,连忙全部灵气放出,双指一挥,飞剑横到身前格挡,那强劲的爪痕直接在剑刃上留下三道凹痕!
  “好强,果然不是对手!”一招的交锋,尚昆便已明白差距,没了战斗欲望,提着飞剑往地面快速飞去!到了地面,隐藏灵气,借助地形隐蔽,还有机会逃生!
  “我去,你还真是什么感情也不讲,能动手绝不逼逼。”鸡妖叹道,笑了笑,“不过,你说得对,看来真不是他。”
  长羽毛从她怀中抽出,黄芒绽开,对着尚昆刺出!耀眼的金光瞬间刺的尚昆根本睁不开眼,只能凭着记忆继续急飞,不能停!停下必死!他深知这点!
  可惜他并不知道,其实都无所谓了,停不停下。
  因为,冰,已经追击到了他的身旁,转身一脚踹在他身上!咔嚓!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尚昆只感觉脊背一阵剧痛,便再也飞行不能,直接坠倒在地,神色痛苦!
  “该死,脊柱被踹断了。”尚昆满头大汗,这两妖单独一个他都不是对手,更别说两个一起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两只大妖会盯上自己?自己明明已经在御灵司很久不出去了,误会谁也不该误会到他头上吧!
  难道……尚昆忽然细思极恐,难道是这次荒林行动的原因?!
  阮仓那家伙,是以御灵司为后盾,惹了什么麻烦东西,所以才急忙逃跑御灵司的吧!怪不得,连想要去武馆习武这种蹩脚借口都用了出来!!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操!”尚昆忍不住爆粗口,这一个字,包含了他无数的情感!
  “喂,老头,你真是九歌城最强的?”鸡妖雨从空中落下,踹了踹尚昆。
  就这?根本不值一提!亏她还紧张了老半天,真是白白浪费感情!
  “是、是的吧。”尚昆满口鲜血,“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死,他也要死的明白,然后做鬼也不会放过害他的人!
  “是个屁!”雨啐了他一口,“一个普通武者都比你强!”
  尚昆:“???”我已经不如普通武者了?不至于吧,虽然很久没离开御灵司,但也没这么落伍吧!
  他刚想再问,冰已直接一爪挥下,终结了他的性命,淡淡道:“没用了。”
  “白忙活一场。”雨郁闷说着,“不是他,会是谁呢?奇怪了。”
  “这是魔人的尸体?”冰的注意力却已经来到了刚刚落地的魔人尸体上。
  雨瞥了眼尸体脸上的那些黑纹:“是的吧。”忽然,她阴冷笑出,“我记得,魔人的尸体好像是会散发邪气,使人丧失心智的。”
  “怎么了?”冰问。
  雨冷笑:“有办法去找九歌城的那位高手了。
  “我们把这魔人尸体悄悄丢到九歌城地下,让他去影响整座城的人,让整座城的人都失去心智,到时候,我不信那位高手会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