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龙族之进化法则 > 第二十一章 有老鼠

第二十一章 有老鼠


  嬴罗端着酒杯摇晃,赤红的酒液在杯子里荡起一圈圈波纹扩散,红浪翻腾,像是什么融化的晶石,不少酒液黏上酒壁,重力作用下粘在酒杯壁上的酒液完全滑落,没有一丝滞留,从杯外看去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嬴罗目送昂热离开,房间的大门重新紧紧闭合,甚至直到耳边回荡的昂热的脚步声都消失了,他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黑衣上红龙浮动,海风拂面,不管是温度还是湿度都刚刚好,真不愧是旅游的好去处,是个睡觉的好环境。
  只是先得把老鼠揪出来。
  嬴罗起身,来到一面墙壁前,其实是来到巨大沉重的古木书架前,书架表面纹理自生,一本本厚重古旧的书籍整齐的摆在书架上,彼此间严密缝合般贴在一起,把一层书架所有空间都占满了,没有一点空间余漏留给视线,视线只能停留在书籍上却穿不过去。
  嬴罗敲了敲书架,低沉的声音从敲击地方响起,回荡在整个放房间里。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像是小孩子玩的躲猫猫游戏,作为鬼的孩子四处游荡,在找不到人的时候就会这么说,意图把心智不坚定的家伙吓出来。某些孩子见到对方离自己很近又这么说,就会弃权自首。
  然后大局已定。只是这招很少起作用,因为大家都不傻。
  包括书架后的人。
  呵,你说出来我就出来,我不要面子么?!
  那人躲在后面不屑想到,纹丝不动。
  这就是对付这招的秘诀,当鬼这么说的时候一定不能慌乱,慌乱就是失败的开始,一旦慌乱产生就会导致一系列不利事件,比如碰到某些东西发声,再比如开始胡思乱想。
  当然,如果鬼并非吓唬而是真的找到了也没什么,只是被找到而已,结局早已注定,再怎么稳重也没什么用。
  但是后面的人不信,他早在嬴罗来之前就到了,在发现昂热这个秘党二五仔和嬴罗密谈的时候他就小心翼翼,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嬴罗怎么会发现自己?
  开玩笑!
  这肯定是诈!
  他的情报里显示嬴罗的言灵是刹那,尽管可以爬到很高阶,却依旧属于神速系,可不是言灵·蛇之类,和镰鼬更是不同……虽然就之前的经历来看已经解释不清了,现有的教条不能套在对方身上,他就是‘怪异’。
  “不出来么?”嬴罗皱眉,叹息说:“我最讨厌顽固抵抗的人了。”
  他摊开手掌,右手前伸,一个无形的领域诞生,成球体扩张,笼罩住他的右手,平静的房间里弥漫的风元素顿时活跃起来,仿佛臣民得到了君王的御令,手掌上空的气流开始流转,微风产生。
  哪怕领域产生,房间依旧一如既往的安静,海风从大开的窗户飞进来,吹动淡白带着一点金色的窗帘浮动,像是女神飘荡的裙摆,在地上投下波动的阴影,让人忍不住想要拉起来一探究竟。
  嬴罗的影子被阳光拉长拖到书架上,他保持着举手的姿势,手上领域同样保持不变,微风急转交汇,形成巨大的气流涡流,从外面看像是一颗巨大的圆球,类似螺旋丸,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外界。
  领域倏然扩张,毫无阻碍地穿过了书架和地板,把大半个房间都套进邻域内,风元素更加躁动起来。
  涡流没有变化,只是旋转的速度加快了,原本淡青色的颜色逐渐加深,点点白色出现在球体中心,形状仿佛流云,从上往下看像是在看卫星照片上的台风,旋转的气流向台风的中心压缩,中心处是浓白的风眼。
  房间里书架后的空间内风元素暴动,像是细小的磁屑被放在巨大的磁场边缘,磁场强度又在逐渐增加,越发强大的磁力吸引着磁体,于是在某个时刻的一瞬间,所有风元素都饿虎般扑了出来,汇聚到嬴罗手上的圆球里。
  那个空间里的空气被一瞬间抽离,书架两边气压悬殊,按照物理法则外界强大的气会自动压动空气流入那个空间,巨大的力量会像攻城锤那样把阻挡空气流动的书架碾碎,弥补平衡,可现实里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还是有事发生了。
  在圆球不再吸收气流后的几秒内,书架发出肉眼可见的震动,似乎有人在那边拍打,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呵,现在才想出来?”嬴罗嗤笑一声,“晚了!”
  他把那个空间里的空气全部抽走了,伪造除了一个近似真空的空间,那里没有一点空气,任何需要氧气的生物都无法生存,如果书架后真的有人,那么就算是混血种,他的生命也只剩下写写遗书的时间了。
  如果身边有纸和笔的话。
  嬴罗单手握住气球,青色的圆球由高速旋转的空气构成,这些空气转速极高,如果变换成薄片的形状,可以像是高压水枪般轻易切开合金钢铁。
  但在嬴罗手里青色的圆球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柔软的像是棉花糖,直到变成弹珠大小。
  嬴罗看着手里的小球,满意的笑了笑,书架那头的拍打声急促起来,透着一股难言的急躁。
  也是,快要死了,还是如此憋屈的死法,任谁都得急躁。
  “我看到你了,要出来么?”嬴罗含笑,明明那边是类似真空的环境,声音却一字不漏地传递过去,没有丝毫失真。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
  这是那边的回答。
  嬴罗作侧耳倾听状,时不时点点头,露出温和的笑容:“哦,嗯,唔,我懂了!”
  “你说你还要再待一会,不必先放你出来啊。”嬴罗恍然大悟,握着弹珠的手轻敲另一只手的掌心。
  “竟然这么喜欢窒息么?欧洲贵族的喜好我真是不懂啊。”
  原来叹息着摇头,嬴罗继续维持领域。
  书架后的人快气炸了,心说我是说要再呆一会么!?我说的分明是你个狗比快放给我出去啊!再继续下去就要死人了知道不?!
  把氧气抽走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压制我的言灵?这是人干的事么?
  正所谓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一定要和恶势力抗争到底!
  那人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大喊:
  “我错了!!!快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