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 第二十八章 极阴之地

第二十八章 极阴之地


  黑烟喷到韩冰璃脸上。
  忽然精神恍惚,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
  空中响起破空声,绳索困住身躯,越挣扎勒得越紧。
  “大胆!”韩冰璃娇声喝道。
  她现在才知道中计了,趁着意识清醒,连忙调动力量。
  轰!
  丹田剑气涌动!
  韩冰璃朱唇轻启,吹出一口白气。
  白气化为一条烟龙,发出一声长嘶。
  一时间,剑意凛冽,寒气逼人。
  墙壁上结出冰霜。
  白色烟龙如迅捷小鱼绕着全身游转,精钢一般的绳索切断。
  韩冰璃刚刚脱困,一股恶臭扑鼻。
  只见老乞丐身手敏捷,手握着一根铁棒,狠狠朝着她的脑袋砸下来。
  “嘿嘿,居然是个女修,中了我的迷魂烟,居然还能发挥出三分实力。”老乞丐淫笑道,“啧啧,今日尝一尝女修的滋味,给我倒!”
  铁棒落下!
  现在躲避已来不及。
  韩冰璃望着头顶落下的铁棒,心中不由得想起了陆谦。
  这个家伙说假装和自己走丢,该不会真的走丢了吧。
  都怪自己,看到老乞丐这幅样子,一下子忘记了戒心。
  忽然,一根巨大如人头的铜锤击飞铁棒。
  老乞丐下意识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名身高一丈,披鱼鳞甲,头戴凤翅盔,面如红玉的将军。
  将军咧嘴一笑,老乞丐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金甲将军的身后,赫然站着陆谦,此时正笑着对自己点头。
  “这是什么?”韩冰璃看着金甲将军,惊奇道。
  “哦,纸人而已。”
  陆谦挥一挥手,金甲将军化为灰烬。
  突破练气期后,纸人的身高暴涨一倍,用的越发得心应手。
  “你刚才一直跟在我后面?”
  韩冰璃忽然想起什么,俏脸微红。
  自己的表现简直不要太丢人,被一个练气都没有的老乞丐欺负到这份上。
  “是啊。正面作战,他连你一招都接不了。你就是阅历不够丰富。凡事都得留一个心眼,下次还中计,不知道靠谁来救。”陆谦说道。
  韩冰璃一看就是家世背景都好,没有经历人间疾苦。
  老乞丐这种苦命人,一旦有机会,往往坑人坑得最狠。
  陆谦踢了踢晕倒的老乞丐,说道:
  “我想我们找到真凶了,此人利用无知少女的同情心,将人引入暗处迷晕。”
  紧跟着,陆谦把乞丐弄醒。
  两名金甲将军按住老乞丐的身躯。
  “嘿,老夫算是看走眼了,狗男女。”老乞丐恨恨吐了一口唾沫,惨笑道。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陆谦手握着一个玉瓶子,一上一下抛着。
  “第一个问题,其他女子在哪?”
  “我为何告诉你?”老乞丐嘲讽道,“你杀了我,永远也找不到人。”
  “答非所问。”陆谦失望摇头,把瓶子丢给纸人。
  纸人打开瓶子,倒出幽绿粉末,洒在老乞丐右脚上。
  呲!
  一阵白烟冒出,右脚慢慢融为一团脓水。
  一股腥臭之气萦绕四周。
  “啊!!!”老乞丐凄厉大叫,叫声之惨,令人头皮发麻。
  韩冰璃闻到臭味,眉头一皱。
  眼前这个道友手段出奇狠辣,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随和。
  如果她知道陆谦的经历,就知道为何如此狠辣了。
  当然,她也不反对这种行为。
  对方是敌人,对于敌人手段毒一些也无妨。
  “这是从附骨菌中提炼出来的化骨散,你是第一个享受的。”陆谦微微笑道。
  “再问一遍,他们在哪?”
  “不知道。”
  嗤!
  又是一阵青烟冒出,老乞丐整条右腿彻底化为脓水。
  “我真的不知道啊!他们把人接走,我也不知道去哪。”
  强烈的痛苦,使得老乞丐全招了。
  老乞丐迷晕女子,享受一番之后,交给一些神秘人。
  身上的迷魂烟,也是从神秘人身上得来。
  “那些人是谁?”
  “妙香教,小人无意听到他们谈话,是妙香教的人,额!啊!!”
  忽然,老乞丐脸色大变,浑身赤红,青筋暴起。
  “闪开!”陆谦喝道。
  轰!
  老乞丐炸了,血肉飞溅,花花绿绿的肠子布满整个小巷。
  “去找于慈他们,我有种不详的预感。”韩冰璃眉头一皱。
  老乞丐体内似乎被下了一种禁制。
  两人对视一眼,身形化为一道黑影在房屋上几个轻点,消失在远处。
  陆谦紧紧跟在韩冰璃后方,浑身萦绕漆黑真水之力。
  阴葵真水无时不刻增强肉身。
  肉身远超同级强者,普通刀兵根本不能伤害。
  虽然练气境界比身边这女子低一点。
  由于肉身强大,倒也能追的上。
  韩冰璃心里有些惊讶。
  真不知陆谦还有多少掩藏手段,谜一样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山脉。
  夜色清冷,寒风呼啸。
  山间不时亮起一团鬼火。
  阴风满满,气氛惨惨,犹如人间地狱。
  这座山不大,背阴处暗无天日生长着一种奇形怪状的花。
  模样有点像向日葵,花瓣巴掌大,花蕊是一个闭着眼睛,半透明青色脸庞。
  微风拂过,人脸鼻翼微微抽动,似真似幻。
  绿色花瓣上,趴着一只只拇指大小的白虫,有的已经结茧。
  “鬼面花,有着养神安魂功效,利于练气化神。寒冰蚕,蚕丝水火不侵,可制成护身法宝。”
  陆谦眼睛微微放光,运转炼药术,鉴定眼前此物信息。
  花园的中央,是一座长宽九丈,高五尺的祭台。
  上面是于慈众人。
  两人也走了上去。
  祭台的表面,以铜丝金线勾勒出复杂的法阵。
  中央是深不见底的大坑。
  一股冲天阴气扑面而来。
  “找到人了吗?”于慈问道。
  “找到了,妙香教搞的鬼,人死了。”陆谦笑着和金阳打了声招呼。
  金英在背后一脸不服气,可能被打怕了,不敢放狠话。
  “这是什么?”韩冰璃望着祭坛道。
  “鬼面花需要极阴之地生长,祭坛是稳固极阴用的。”一个瘦小的老头说道。
  此人是五通观观主,这片极阴之地的打理者。
  “每年我们献祭二十名童男童女,以保证土地阴性。”五通观主指着尸骨说道。
  “当然,这些都是父母自愿的。”金阳接过话茬,笑道,“人命不值钱,儿童命更不值钱。一名童子黄金百两,人家排队送上来呢。”
  黄金百两,让普通五口之家无忧无虑过两百年都没问题。
  这年头,小儿容易夭折,谁家没有死过孩子。
  大部分人都已看淡,上午孩子刚死,下午一埋,正常去干活了。
  每年祭日可谓是人潮汹涌,纷纷献儿献女,争都争不过来。
  甚至互相内卷,有的只要五十两,有的要十两。
  金阳不愿破例,最后抽签决定。
  抽到的人狂喜,意味着从此暴富,锦衣玉食。
  代价仅仅是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