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虚臾世界 > 第二十章 陷阱

第二十章 陷阱


  警局的验尸室内,刘杨站在剖台前面,一股酸臭味袭来,源头就是来自剖台上的这女尸。
  从尸体面部侦来,这女尸的死亡时间不算太长,是因为夏季天气炎热,加上之前封在“蚕蛹”中,成了尸体已经发生了一定度的腐败。
  而那个“蚕蛹”也不是正的蚕蛹,而是一圈一圈的塑鲜膜,外面还缠着好几圈黄色的胶带。
  不过现在,法医已经将塑薄膜和尸体分离了开来。
  刘杨带上口罩和白手套,初步的尸检结表这个女尸死于窒息,刘杨对没有异议,他要找的是其他的线索。
  女尸自然是没有穿衣服的,刘杨从头部开始,一寸一寸的检查着,到腰部的置,那里有一块黑色污痕,刘杨将手电筒照那里,一个双蛇缠绕的印记晰的现了出来。
  然!
  无论是大小还是形状,都和楠姐尸体上的印记一模一样。
  “支线务2触发!发现双蛇印记的含义,完成奖励:100灵力值!”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门锁开的声音,刘杨立马关掉手电筒,还好,这验尸室是一栋独立筑,为了线充足和良好的风,科室设置在二楼的侧。
  刘杨已经得到了自己要的结,而且因触发了支线务,他轻轻翻到窗外,将窗户关上,从二楼跳到了下面的坛里。
  没过一会,验尸室内亮起了灯,估计是法医的检查和坚定一些后续事项的处理,这对于刘杨来说义不大了,甚至连卷宗上的完整尸检报告都懒得了,现在,刘杨因为这个突然触发的支线务有些蠢蠢欲动,准备去往长岭山的寺庙。
  天色渐暗,对于自己这个刺客化来说,暗中潜入,就算没有发现,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吧。
  喝了一口热水,望方的那片山峦,寺庙就在那山峦的顶端,下方,灯火点点,熟悉的景,不多少倒映在自己的眼中。如这在虚臾界中出局,现实里自己的尸骨应该会埋葬在这一方水土中吧。
  刘杨笑了笑,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
  夜晚的山上,传来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许多动物到夜晚而加跃,这种时候,身为“人”的孤寂就完全体现了出来,在这深山老林中,人成为了一个异类,似乎有许多双眼睛在黑暗中观察和注视着。
  对于在城市里生惯了的普人来说,突然丢到一个没有摄像头,没有现化痕迹的地方,而且还是黑夜,会瞬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仿佛瞬间到了远古时,弱肉食、适生存,这句话带来的感将会得到实的馈。
  刘杨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在久之前就开始习惯和沉溺这种氛围,也许正是因,他才能大度上适应虚臾界的残酷的淘汰机制,以参与之间绝对的益关。
  山比中要难走一些,到了后半夜,周围的地势逐渐平坦起来,不远处,能到寺庙顶端露出的尖角,刘杨也下识地慢了自己的度。
  前方,是一片竹林,竹子生长得茂盛,透过一些缝隙可以到寺庙的轮廓。
  穿过这片竹林,就是寺庙了,而刘杨也在这里感到了一种不寻的味。
  事实上,这趟旅,不出外才是的外,一上,刘杨都小心,到到了这里,也该图穷匕见了。
  刘杨过头,身后本来崎岖的山瞬间变成了一片荒地,零零散散的坐落着一些孤坟,绿幽幽的鬼火在四周漂浮着。
  “死人之夜?”
  刘杨冷冷地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这墓地的氛围的足,在电影里,那几户就是在示下来就要闹鬼了,是刘杨没有多少恐惧的绪,一方面是他异于人的性格,在兑换了化之后,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也没有多少敬畏之心了,另一方面,这场景让他觉得有些太过刻了,倒增添了多的违和感。
  前方的竹林中,也出现了几座孤坟,刘杨走上前,附近的几座坟都是一个小土包,没有墓碑也没有名字,往前走,有一座修了水泥门面的坟,黑漆漆的墓碑上还刻了一些文字。
  开手电筒照了一下,墓碑上写着:
  黄义兴之墓。
  就在这时,墓碑突然出现了一裂痕,连带着后面的坟堆也裂开了一条口子。
  “要学梁山伯化蝶了?”刘杨嘲讽。
  裂口中,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刘杨,带着恨和怨毒。
  一双惨白的手从裂缝中伸了出来,疯狂的挥舞,似乎已经迫不待地要钻出来。
  “我来帮吧。”
  刘杨抓住那手的手腕,感觉到铁一般的冰凉,然后用力的外拉,身上一丝丝黑气溢出,那双手的主人也配合的将裂口越弄越大,后“啵”的一声,一个浑身腐烂的尸体拉了出来。
  黄义兴还未来得出何动作,刘杨摔在了地上,汁水四溅。
  “我要……下来……陪我……”
  黝黑的牙齿间发出含糊不的音节,他是在笑,眼睛、鼻子和耳朵中不断有黑血冒出来,浑身不规则的扭动,把人类能对于死尸的惨烈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一些鬼片中,鬼的外貌越惨往往越能起到吓人的作用,这可能跟人的一种能力有关,到他这惨,就会不自禁的联到自己如也变得这惨该怎办?
  这种方在刘杨这里似乎行不,他是觉得有点恶心,一脚踩在黄义兴的头颅上,像是踩爆了一个气球那简单,一些白的汁水和暗红色的血液四溅开来。
  “就这样的话,可阻挡不了我。”
  刘杨自语,是这句话分是说过其他人听的。
  “轰!”
  一个土堆中爆裂,从地下爬出来一个尖脑袋的人形怪物,手中还持着一把巨大的剪刀,有气势的朝刘杨冲了过来。
  刘杨发出一声轻笑,整个人快的奔跑,主动迎上这个剪刀怪,在近它的时候,一个跳跃,双腿锁住了剪刀怪的尖脑袋,然后用力一拧,“喀”的一声,那个三角头就麻一样转了几圈,鲜血从表眼睛的两个洞孔中了出来。
  刘杨嗅了一下手上的血,带着一股腐烂的气息,来,这个场景中的东是以假,不完全是纯粹的幻境。
  这时,身后的十几座孤坟统统炸裂,从里面钻出来各种各样畸形的怪物。
  有穿着护士服面目全非的护士,有拖着胳膊的丧尸,还有无头的舞,眼缭乱的,刘杨都有点佩服这个幻境制的力了。
  一团黑影笼罩住了全身,前方竹林里爬出来的怪物在触碰到黑影时腰斩,黑影的度快,后面的怪物本追不上,这是不算玩下去了,刘杨选择行过这片竹林。
  就在快要冲出竹林时,两旁的竹子突然倒了下来,像障一样横在前方,黑影迫不得已停了下来,露出了刘杨的身形。
  这不是前设置好的陷阱,而是有一个植物的化在操纵这一切。然,周围的一片竹子也仿佛有了生,疯狂地涌了上来,快就形成了一个简易的监牢。
  寺庙就在前方,也许是因为已经到达了竹林的边界,那个坟地的幻境已经除了,那些怪物也变成了一白骨腐尸,颓然地倒在了地上。
  四个人站在寺庙前面,像是戏一样着困住的刘杨,其中一个人开口:。
  “吧,我就说,控制一些死尸,带上可怖的伪装,对他来说也不算威胁。”
  “不过是一些捉口的手段罢了,现在,目的还不是达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