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从前有座藏龙山 > 第十九章 姜家大院

第十九章 姜家大院


  黎胖子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把全身瘫软的姜卿雯抱到一旁后,蹲下身体帮其检查伤口。
  “雯儿姑娘,你别说话,现在先凝神,没事的!伤口不深!我先帮你止血!”
  近距离观察姜卿雯的伤势后,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黎胖子心里是越看越心惊。
  他是真没想到,王来刚刚那一击在姜卿雯身上由腹部到胸心处拉出了一道三寸长的口子,虽然口子不大,但却很深,隐约可以看见差一点就要触及到那内脏。
  这么深的一条口子,就算不伤及内脏,照现在往外淌血的速度,姜卿雯这身躯怕也会最终因流血过多而亡。
  黎胖子此行可没有带用于治愈的物件,无奈只好先褪去身上的外穿的那背褡,帮姜卿雯先按住包扎伤口以起到暂缓止血的作用。
  “王枭!你竟作出这般下作之事!拿女人挡刀子?”
  姜卿雯不一会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不过她依然不可思议的盯着王枭的背影。
  因为在她心中一直把这个刚才用她挡刀的枭哥,当作了胜似亲哥哥的存在。
  而她与王枭本就是在一场“英雄救美”下所结实的。
  ..........
  姜卿雯虽然贵为巫蜀姜家的小千金,但正因如此从小性格顽劣,家中本事没学到多少,脾气倒是不小,平时没事也总喜欢替人打抱不平,总是一副乳臭未干的小女侠姿态。
  在她十六岁那年的一个午后,原本该在家中学习巫蛊之术的姜卿雯又像往常一样开小差溜课了。
  傍山而建的姜家大院的书堂内,一声严肃的质问声响起:
  “什么?小姐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
  说话的人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相慈祥中带有一丝英气,整个人的气质与姜家的阴冷有那么一丝格格不入,此人名叫姜戍铖,算是半个姜家人。
  原本他只是一名弃婴,但年幼的时候被当时的姜家家主,也就是姜卿雯的曾祖父所捡到并一直抚养长大。
  姜家的巫蛊之术本是不传外人,但据说姜戍铖曾帮姜家立过一项大功,因此姜卿雯的曾祖父才破格将他纳入自家门下,也正式赐名姜戍铖。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姜戍铖天生资质的问题,在修习姜家的巫蛊之术时比同辈之人来的效果要差很多。
  而姜戍铖本身似乎比起修习功法更对理论知识比较感兴趣,性格一直也是比较文静,随着日子一长,他在姜家里便成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实力算不上很厉害,但辈分比姜卿雯的父亲还要大上一辈。
  也正因为姜戍铖实力不强这个原因,姜家久而久之到姜卿雯爷爷做家主时,便就让他做起了给家族小辈授课讲解基础巫蛊知识的教书先生。
  而姜卿雯更是姜戍铖看着长大的,虽然知道这姑娘性格顽劣,但姜戍铖知道其实她很聪明,只是在这个年龄没把心思用在征途上罢了,对姜卿雯从小也是非常喜爱。
  “就在先生您刚才去方便的时候,小姐说要出去透透气....然后...然后就到现在还没回来...”
  一个年龄约莫跟姜卿雯一般大小的陪读书童畏畏缩缩的回答着姜戍铖的话,而质问的姜戍铖此时已是满脸黑线。
  “你怎么就不跟着她呢?明知道小姐天性顽皮,你还任由她独自行事!”
  姜戍铖听到书童这样说,脸上黑线不由得又加重了几分,叫谁都看得出他这是真的生气了。
  “小...小..小姐不让我跟着,说我要是跟着回头就跟武爷告状,我..我我..这才....”
  书童见一向和蔼的戍铖先生,好像真的生气,说话更是哆哆嗦嗦。而书童口中的武爷正是姜卿雯的老爹,在姜家排行第二,是姜老太爷的二儿子。
  而就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书堂里一道男孩的声音响起:“戍铖爷爷,你就别生气了,难为这个小小书童了。卿雯那丫头片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估计又跑到山下玩去了!反正平时她也不爱上课,你管她干嘛!”
  说这话的是一个面貌清秀十七八岁的少年,此时他正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翘着二郎在课桌上,仰着头对姜戍铖说着,似乎根本不把姜卿雯溜课这件事放在心上。
  “混账!姜小阳,你好歹也是卿雯的堂哥,明知道她贪玩,也不制止她!上次她下山跟几个外来歹人起争执,要不是姜家镇的人及时禀报,最后不知道吃多大的亏。现在她又溜出去了,你不着急反倒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哪里有一个做哥哥的样子!”
  被姜戍铖叫作姜小阳的男孩是姜老太爷大儿子,姜耀阳的独子,性格虽然跟姜卿雯虽然一样,也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主儿,但从小跟姜卿雯似乎并不对付。
  奈何在修行路上,姜小阳偏偏是姜家如今众小辈中最聪慧的,这也更是让他平日里有了桀骜不驯的资本,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礼数方面比起其他孩子逊色许多。
  听到姜戍铖的训斥,姜小阳小声嘟囔道:“本来就是嘛,不知道你那么看重她干嘛,一颗老鼠屎坏一锅粥,管她去哪野了,反正最后自己会回来....”
  姜小阳虽然对平辈的孩子是目中无人,可是对姜戍铖还是有几分敬畏的,毕竟这个白发老头是连他老爹都教过的。见姜戍铖还是一如既往护着姜卿雯,心中虽然恼火,但也只有用极小的声音抱怨着。
  奈何他声音再小,怎么逃得过姜戍铖的耳朵。
  只见姜戍铖面色一冷怒喝道:“放肆!姜小阳,我看你是学有小成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这么小就没有一点手足之情吗?还有,你嘴里叼的是什么?!现在还在上课,把脚给我从课桌上拿下来!坐没坐相!”
  见姜戍铖真的动怒,姜小阳可不敢再嬉皮笑脸,一下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然后正襟危坐。
  这一幕小插曲可把其他姜家还在上课的孩子逗得心中暗笑。
  见姜小阳坐好,姜戍铖平复了下心情,虽然姜戍铖在书童还没答话就已猜到,肯定他也是被姜卿雯威胁才会失责没看住人。
  因为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一直感觉怪怪的,隐隐透着一股不安。
  而现在姜卿雯果然不出所料又溜课了,再加上刚才姜小阳的冷嘲热讽,所以才让他不免一时着急有些失态。
  冷静过后的姜戍铖果断作出了决定:
  “今天停课,你!现在去召集一下人手,下山去找小姐”
  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书童交代着。
  听到姜戍铖说停课,刚正襟危坐的姜小阳则是又出头的说道:“这下好咯,又停课!大家都不用上课咯~”
  只见姜戍铖怒眉看向他,随后说道:
  “姜小阳,你跟我走,先去跟姜武说一下这件事,回头看我再跟姜耀眼好好说一下你这不顾手足之情的习性到底是好是坏”
  跟姜戍铖走,姜小阳并不害怕,但听到姜戍铖说要去他老子面前参自己一本的时候,姜小阳怂了。
  “戍铖爷爷,你别急啊,我哪里有不顾手足之情,那个....那个谁....你等我呀,本少爷跟你一块去召集人手,咱们找卿雯去!”
  姜小阳立马从座位上串出,拉着那个书童就一溜烟跑出了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