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修真界第一幼崽 > 第8章 十二

第8章 十二

如何才能守住龙城,是如今最为重要的问题。
  
  楚明筝吸了吸气,被瑟瑟寒风冻得一个哆嗦。
  当年龙城城破之际,她还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幼童。阵法被破、群魔肆虐,她与伙伴们毫无招架之力,只能随着人群狼狈逃窜,后来动乱愈烈,姜雾明珠都丢了性命。
  
  其实细细想来,龙城的阵法毁于一旦,其中缘由颇为令人费解。
  这座城池立于魔域与人间界之间,为防止外敌入侵,一直设有威力强劲的大阵,很难从外攻破。更何况清衍门的弟子们日夜看守,理应不会出现纰漏。
  
  说起清衍门……
  楚明筝眸色微暗。
  
  那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前来龙城历练的弟子,也都是年纪不大的少年人。
  阵法破灭以后,即便明白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他们也还是生生为百姓护出一条生路,战斗直至最后一刻。
  
  自群魔围城,阵法一共维持了五天。五日之后异变陡生,揭开血海地狱的序幕。
  今日是第四天。
  
  她尚且不知阵法被破的原因,只能与骆明庭等人做好商量,从今天夜里开始,便死死守在城墙周围,绝不允许任何变故发生。
  
  忽然有人戳了戳她手背。
  秦萝的动作轻轻柔柔,瞬间将楚明筝从沉思里拉拽而出。
  
  这场幻境虽然将她变回了九岁孩童的模样,体内剧毒却并未消散,没办法听见声音。
  小不点笑眼弯弯,仓鼠一般凑到她跟前,玉白浑圆的五指张开,露出一只兔子模样的白玉糕。
  
  “小师姐,这个特别好吃,江哥哥他们都抢着要拿。”
  秦萝满眼期待,小虎牙悠悠一现:“我喂你,你快尝尝!”
  
  第四日的龙城,仍处在安全之中。
  经过骆明庭的部署,守在城墙边的仙门弟子大大增加,以防突如其来的变故。孩子们帮不上什么忙,正坐在客栈庭院里晒太阳,一边吃点心,一边笑话江星燃买来的九州大地图。
  
  秦萝看着小师姐张开嘴巴,喜滋滋抬起右手,把白玉糕放进她口中。
  这种糕点没带太多,她之前尝了一个,凉丝丝糯绵绵,眼看快要被吃光,把留给自己的那份拿给了小师姐。
  
  甜糕入口,比小豆丁大不了多少的女孩长睫轻颤,笑着点点头:“好吃,谢谢萝萝。”
  
  她就知道小师姐会喜欢!
  秦萝的快乐来得轻松又简单,眼见楚明筝点头,自己开心得比她更厉害,咧嘴一笑,眼睛弯成看不见的小缝。
  
  任谁见了这样天真无邪的笑,心中沉闷的压抑都会轻松下来。
  
  楚明筝正要开口,忽然见小姑娘目光一晃,直直看向长廊里的某处角落:“谢哥哥!”
  
  她一扭头,果然见到阴影里少年颀长的身形。
  
  谢寻非虽然年纪很小,却已经出落得足够高挑,偏生又极瘦,笔直站在阴影里,像把尚未出鞘的剑。
  
  楚明筝并不喜欢他身上的气质。
  绮丽过分的五官阴戾丛生,双眼总是懒洋洋上挑,即便嘴角挂了笑,也看不出丝毫开心的情绪。那是在淤泥和血泊中滋养已久的气息,与黑暗相得益彰。
  
  然而不知怎么,萝萝似乎很亲近他。
  
  “谢哥哥,你今早去了哪儿?”
  秦萝踏踏跑向少年身边,不由分说拉住他衣袖,把谢寻非往石桌旁边带:“我们都在等你吃点心。”
  
  听清衍门的赵宗恒哥哥说,谢哥哥一大早就离了客栈,不知去做什么。
  她并不在意这件事,满心都是特意给他留下的小糕点,欢欢喜喜递过一块芙蓉清露糕。
  
  出现了!
  江星燃狠狠咬一口绿豆糕,伴随白牙落下,脖子也用力往左一晃,生生吃出了啃大蹄的气势,(自认)像只狂野的雄狮。
  
  江星燃瘪瘪嘴:“也不知道是谁磨磨蹭蹭,害秦萝一直等,忍着好多点心没吃。”
  
  他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让谢寻非感到内疚,可是为什么……
  那家伙听完好像心情不错,还笑着对秦萝说了声“多谢”?他哪个步骤弄错了?
  
  江家的男人绝不服输,他还想开口再说上几句,然而一个“哼”刚刚出口,就与谢寻非四目相对。
  那人的确在笑,瞳孔却是极致的黑,眼尾一挑,毫不掩饰其中的戾气与挑衅。
  
  江星燃:……
  呜呜呜干、干嘛啦,你为什么要吓小孩!坏人!
  
  “哼——哼哼哈嘿。”
  狂野雄狮瞬间化身小仓鼠,低下脑袋吞点心:“味道不错哼。”
  
  秦萝和楚明筝坐在一块儿,身边是对甜糕赞不绝口的姜雾与明珠。
  
  “不愧是闻名九州的芙蓉清露!”
  明珠摸了摸饱饱的肚皮:“我以前和明玉约定好了,等长大以后,就去吃遍修真界里所有好吃的!”
  
  “毕竟是未来的女侠嘛。”
  赵宗恒性情温和,很容易就成为了孩子们的熟人。他说着笑笑,露出好奇的模样:“这四个小丫头想成为仗剑天涯的大英雄,那你们呢?你们有什么愿望?”
  
  秦萝举手:“我想把琴弹好!”
  
  “我想过当画修,剑修也考虑过。”
  江星燃往嘴里丢了颗瓜子:“每次都在七天之内,靠自己赚到了第一桶金。”
  
  好厉害!
  秦萝羡慕地睁大眼睛,不成想下一瞬,便听他掰着手指继续道:“通天画笔卖了五十万灵石,凌霄剑卖了三十万——除去被我爹暴打的医药费,其实赚得不少。”
  
  ……好家伙,不仅半途而废,还是个败家子。
  
  明珠挠挠头:“你的梦想换得也太快了吧。”
  
  “这叫自知之明。”
  江星燃毫无愧色:“我喜欢剑,奈何剑道不喜欢我,我干嘛还要用热脸贴它?天下大路千千万,没必要跟不合适的死磕。”
  
  赵宗恒哈哈大笑,眸光一转,落在谢寻非身上。
  
  自从见他将邪祟一击毙命,赵宗恒便十分欣赏这个无门无派的小少年,正要开口,却听谢寻非冷声道:“谢小道友,我见你天资过人、骨骼清奇,正是万里挑一的修道天才,倘若无处可去,大可随我前往清衍门,做我师弟——”
  
  谢寻非比了个数字:“这是你第五次说这段话。”
  
  赵宗恒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求贤若渴吗。谢小道友,你自学成才,身法便已如此精进,倘若拜入宗门,定能一日千里。”
  
  秦萝在一旁搭腔:“对对对!谢哥哥超厉害!呼呼一下,妖怪就不见了!”
  赵宗恒:“没错!那速度,嚯!比无敌风火轮还风火轮,我长这么大,只有在饭堂抢饭的时候能跑那么快!”
  秦萝:“哇,那您也不错呀!”
  
  这一大一小就差开始说相声,谢寻非抓起一块水晶糕,把叽叽喳喳不断吹彩虹屁的童音塞成“唔唔唔”。
  
  这次相邀不成,下回再努力。
  赵宗恒坚信只要功夫深,谢寻非磨成针,并未再做纠缠,而是看了看一旁的陆望:“你以后想做什么?”
  
  沉默寡言的男孩被突然点名,耳根生出一片红色。
  
  糕点他没怎么吃,谈话也始终未曾开口过,乍一听见这个问题,仓促动了动长睫。
  
  爹爹说过,他是个连话都说不连贯的赔钱货,身子又弱,起不了任何作用。
  像什么未来和梦想,全都是他不敢去想的东西,就连眼前这些点心,男孩都不敢多拿。
  
  自卑是难以挣脱的淤泥。
  像他这样的人……即便有了梦想,也压根不可能实现吧。
  
  陆望沉默片刻,指尖悄悄握住袖口:“我……我不知道。”
  
  赵宗恒一愣:“没有想过心愿吗?”
  
  “那种东西,没有也好吧。”
  
  回答他的并非陆望。
  始终安静的明玉仰起脑袋,语气极淡:“否则愿望破灭的时候,一定会觉得难过。”
  
  她说着停下,赌气般挪开目光:“长大也不是件好事。”
  
  赵宗恒蹲下来与她对视:“害怕愿望没办法实现,所以不想长大吗?”
  
  “因为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和想象里完全不一样,又累又麻烦,很讨厌。”
  明玉低下脑袋:“如果成为不了理想的那种人,庸庸碌碌活着……那样的人生根本毫无意义。”
  
  这是从未有人谈及的话题。
  院子里忽然很静,孩子们纷纷收了声音,只有一团雪花从叶子落下来。
  
  “你想拜入仙门,成为降妖伏魔的侠士对不对?”
  赵宗恒思忖片刻,温声开口:“那若是有朝一日,你当真修炼有成、名满天下,实现愿望以后,又该如何呢?”
  
  明玉不明白他的用意:“自然是继续修炼,屠戮更多妖魔。”
  
  赵宗恒笑:“你看,又是修炼。”
  他坐在女孩身边,微微侧过脑袋:“之前是无尽的修炼除魔,实现愿望以后,也还是无尽的修炼除魔。”
  
  明玉急道:“它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赵宗恒沉声:“达成梦想的瞬间,你实现了人生意义,莫非在那之前和之后,你就是毫无光彩的一摊烂泥么?”
  
  明玉张了张唇,没答话。
  
  “你想啊,和明珠她们走街串巷玩玩闹闹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开心?”
  
  女孩抿抿唇,默然点头。
  
  赵宗恒声音很轻:“今日和大家一起吃点心呢?也能让你觉得高兴吗?”
  
  这回她沉默得有些久,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够了啊。”
  少年眯眼笑笑:“愿望成真固然叫人开心,但你此刻的喜悦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对不对?”
  
  他似是想到什么,低头望向石桌上的地图:“你们看,这是萝萝带来的九州图。”
  
  随着他的目光,秦萝乖乖低下脑袋。
  
  “最上面是凉州。琅寰雪山纵贯南北,冰封千里,一旦踏足而上,天地灵气尽数凝于识海。你们若是有意,大可乘上当地人驯养的灵鹤,待它双翼随风起,自是一派自在潇洒、其乐无穷。”
  
  “凉州以南,便是被称作[万妖之都]的永州。”
  赵宗恒笑意更深:“行于其间,能见到狐族聚居的青丘、大海之下光怪陆离的鲛国、四处皆是魑魅魍魉的神隐山。立于山巅之上,有倩女长歌、妖魅横生,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叫人怎么也分不清。”
  
  秦萝听到一半,仰头看向他。
  少年的相貌并不出众,只能称上一声清秀,然而当赵宗恒扬唇开口,日光四合,仿佛全都聚拢在他眼睛里头。
  
  那是小孩不会拥有的神色,被时光打磨得坚韧而温柔,裹挟着一往无前的力量,让人下意识感到安心。
  一个让人安心的大人,并不强大,却熠熠生光。
  
  “再往东,还有商户林立、世家千百的沧州,藏匿有诸多上古遗迹的容州,荒原一望无边际的卫州。”
  赵宗恒说:“我随师门历练多年,事后想来,那些妖魔邪祟其实都不太能记起。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北方的大雪,神隐山里的歌声,还有九州各地独具特色的美食——每吃上一种合口味的点心,都能高兴上整整三天。”
  
  他努力说得通俗易懂,让孩子们能够明白。
  比起那些遥不可及、恢宏盛大的愿望,每天每夜经历的星星点点,才是填满整段人生的碎片。
  
  一个陌生人的微笑,一场夏日突如其来的清凉细雨,一句赞赏,一次相遇,甚至闲来无事的时候,仰头见到的璀璨繁星。
  它们并不耀眼,并不伟大,却足以带来无与伦比的体验。
  
  只有长大,才能将它们一块块拾起,或许并不圆满,但绝不会尽是悲伤痛苦的回忆。
  人总不能一辈子停留在一方天地,享受幼稚天真、看似毫无烦恼的“乐趣”。一旦乐趣成了习惯,那么连乐趣本身,都难免会变得无味而索然。
  
  “长大很累,那是因为你们见到了更大的世界,意味着更多的冒险,和比小时候更深刻的快乐。而且,只有长大以后——”
  
  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完。
  另一道更为尖锐、也更加急切的嗓音骤然响起,将赵宗恒的言语中途掐断:“不、不好了!有人杀掉守城的师兄师姐……从城内破坏了阵法!赵师兄,你快来看看吧!”
  
  楚明筝浑身猛震。
  
  不对。
  如今分明只是第四日,阵法被破理应在明天……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赵宗恒匆匆起身。
  他神色急迫,本已转身迈了步子,动作却倏然停下,星眸微明:“只有长大,才能保护身边重要的人啊。”
  
  明玉骤然抬头。
  楚明筝没有出声,下意识看向身边的秦萝,指甲深深陷入皮肉。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注1)——”
  少年拔剑出鞘,再度转身离去之际,左手决然一挥:“小不点们,加油长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