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9229章
    第8298章
  
      “别扯那些没用的,我们和黑暗魔兽浴血奋战的时候不见你出来主持大局,现在我们打退了黑暗魔兽,守住并修复了节点,你倒是来跟我说什么识大体顾大局了?真是可笑!”
  
      林逸一点都没准备给顾石术脸,说话毫不留情:“杀敌的时候不见人影,抢功劳的时候,倒是冲在第一个,谁都比不过你!不愧是常务副堂主,真是高明!”
  
      顾石术顿时勃然大怒:“什么抢功劳?你把话说清楚,你这是在藐视上使的威严你知道么?”
  
      一句话把武盟使者也拖下水了,林逸只是冷笑没说话,武盟使者也就跟着恼火起来。
  
      “司马逸,你确实有些太过了!即便是大洲武盟认命你为武盟分部和中心联络的管事,也依然算是武盟的人,在对抗黑暗魔兽一族的时候,就该服从统一指挥和命令才对!”
  
      武盟使者端着上使的架子,表情严肃,以教训的口气说道:“纳朵武盟分部大堂主已经殉职了,如今职位最高的就是常务副堂主顾石术,由顾副堂主来接管指挥权,程序上一点问题都没有,你难道还有什么不服气么?”
  
      “不服气倒是谈不上,只是说起大堂主,在他殉职之前,倒是托付了我一些事情,比如暂时统领队伍,应付遗弃之森的战斗!”
  
      林逸随手取出大堂主的令牌:“所以要说识大体顾大局,我觉得顾副堂主这种有大局观的人,应该会更愿意遵从大堂主的遗命,听从我司马逸的调遣和安排,顾副堂主,你说是不是这样?”
  
      顾石术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不光是林逸的话字字扎心,大堂主那令牌和遗命,更是令顾石术心中疯狂怒骂,觉得大堂主死了都不安生,非要留下这么个祸患!
  
      “司马管事,你拿着令牌,并不代表你就成了武盟分部的大堂主!”
  
      使者微微皱眉,冷着脸说道:“当时或许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大堂主才临危授命,将令牌暂时交给你,可现在不同了,有武盟分部的常务副堂主在,你继续拿着大堂主的令牌,就不合适了!”
  
      顾石术顿时大喜,宛如打了鸡血一般笑道:“没错,一定是这样了!大堂主弥留之际,没有别的办法,所以交给你暂时保管,可不是让你拿着令牌,成为新的大堂主!”
  
      “上使说的太有道理了!司马逸,你赶紧把令牌交出来!这里还轮不到你做决定!别说你只是拿着大堂主的令牌,即便是大堂主重生,那也要听从上使的命令,你莫非还想要违逆上使的命令不成?”
  
      “哈哈哈,你没想到吧?上使一眼就看穿了你,你居然还想用令牌假传大堂主遗命,简直岂有此理!上使,司马逸这人明显就是撒谎成性,是个不折不扣的撒谎精,要不是上使慧眼如炬,我们可都要被他给骗过去了!”
  
      顾石术噼里啪啦一阵说,不光是踩了林逸,还顺带着捧了武盟使者一把,真的是滴水不漏!
  
      上使面带自得,微微笑着颔首:“话也不能这么说嘛,我们还是要相信别人的!司马逸,你一定是有所遗忘,毕竟那种时候,局势紧张,你记不清也是正常,现在可想明白了?”
  
      这家伙觉得是在给林逸面子,留个台阶让林逸下,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在与羞辱人无异。
  
      林逸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人一眼:“我说的就是事实,没什么可想明白的,倒是你们两位,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的是无人能及!”
  
      顾石术和使者面色一沉,觉得林逸这是给脸不要脸,硬是要打脸,实在是不识抬举的很哪!
  
      “司马逸,你说你说的都是事实,那就拿出证据来证明啊!虽说证明了也没什么鸟用,但至少可以让我们相信,你的人品并没有卑劣到不堪的地步!”
  
      顾石术自觉胜券在握,于是步步紧逼。
  
      “不错。一切还是要以证据说话!”
  
      使者也点头附和,要林逸拿出证据证明说的话都是真的!
  
      林逸默然不语,心知使者偏向顾石术,他们说不定还是熟人,所以无论如何说,有没有证据,都不可能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化物语忍无可忍,站出来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相信司马老弟,他从来都不会撒谎,什么撒谎成性,这根本就是污蔑!大堂主临危授命的事情也肯定不会有假,要不然又怎么会有之前的大胜?”
  
      “化物语你闭嘴,你自己的问题就很大,现在还没说清楚呢,轮得到你为司马逸出头么?有这工夫,你不如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对!”
  
      顾石术对化物语更没好脸色,张口就是一通冷嘲热讽:“我们这会儿是没空处理你的问题,不是不处理你了,别以为就没事了,好么?”
  
      “还相信司马逸……你相信司马逸有屁用啊!因为你就不是一个能让人相信的人,知道不?一早就被黑暗魔兽俘虏进节点的人,你是亲眼看见大堂主临危授命了,还是亲耳听到大堂主说过这些话?都没有吧?那你怎么好意思出来说话?”
  
      化物语的嘴皮子明显没有顾石术那么利索,被顾石术一顿怼,硬是没法还嘴,只能怒火中烧瞪着顾石术。
  
      对这种毫无杀伤力的瞪视,顾石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直接就给无视了!
  
      “化兄,不用说了!”
  
      林逸伸手拍拍化物语的肩膀,转向顾石术和使者,随意耸耸肩:“无所谓了!你们承不承认大堂主的遗命,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对于指挥权之类的玩意儿也毫无兴趣,只是单纯觉得顾石术不配而已!”
  
      “夺回并封印节点的功劳,我先不和你们提,就先假装这功劳真的是顾石术立下的,那又如何?光是如此,还不足以让顾石术成为武盟分部的话事人。真要论功劳,化兄才是最劳苦功高的那一个!”
  
      “以功劳来算的话,所有人都应该听化兄的指挥,这一次和黑暗魔兽的战斗,他是最大的功臣,我们所有人的功劳加起来,都不及他一个人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