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寒剑江湖 > 第389章 龙虎剑 109

第389章 龙虎剑 109


  前面那两人各自握着双兵器,向弓铳阵中央冲来,但他们极为聪明,在这近距离里以有如“之”字的方式左右急晃跳步,令补上的弓手和铳手难以瞄准。
  那些三眼铳威力虽强,但毕竟以火捻燃发,宁王府的铳手也不如禁军神机营般受过深厚训练,拿捏发射的时机没有那么准确,在此刻紧急瞄射而不是以逸待劳的阵地齐发之下,准绳甚低,只能祈求每次三发齐射的弹丸正好命中敌人。
  而那几个冲出小屋的人似乎有神明庇佑,手铳爆发之下,陆续散射的弹丸呼啸而过,无一命中。
  这是叛军铳手唯一一次机会。
  正面二人已然冲入弓铳的列阵。
  四柄刀剑,瞬间展开一幅血腥的画卷。
  在远方看见的商承羽,急忙带着十名“铁山兵”往下奔回己阵。
  要及时压制他们。
  全身上下灰黑、口鼻蒙着湿布巾的闫胜和邢猎,在弓铳手之间犹如虎入羊群,肉体纷纷倒下,如镰刀前的禾草。
  练飞虹、川岛玲兰和佟晶亦从侧面绕来夹击。五人一身炭灰,头发也有几处烤焦了,眼睛被烟熏得通红,隔着布的呼吸重浊,就如从地狱口爬回来。
  这次被偷袭围攻可说是六剑客最凶险一次遭遇,与当年被秘宗门两百弟子在树林大举追杀相当,因此一脱出来与敌人交战,每个都如化身凶暴的杀神,每一刀每一剑夹带着凌厉的嘶叫,将刚才处在生死边缘的愤怒尽情发泄。
  佟晶更是完全抛开了之前的压抑,任由心里暴烈的一面释放,“迅蜂剑”嗡嗡作响,来回急激刺杀,快得连剑影也难看见,一个个比她高壮得多的士兵,就像连环中了带剧毒的飞针,或惨呼负伤,或当堂气绝。
  六剑客这股气势,教兵阵前排的人震怖,惶然向后退避,与后面的战友挤成一团,陷入了混乱。
  邢猎双手上的雁翅刀与鸟首刀,已然染满鲜血。他在阵前来回奔跑,专门追杀弓兵及铳手,因他盘算过有可能要冲出敌阵逃走,这就得首先清除对方的远程攻击,这才比较安全。
  闫胜马上领会邢猎所想,同样集中向弓铳兵施袭,在锋锐的青冥派神兵“龙虎剑”之下,被砍断的弓也有十五、六柄。
  其他三人也渐渐向着邢、闫二人聚合过来,准备一口气冲杀出去。虽然他们也想到,山坡那边的援兵或许会有危险,但现在五人正面面对的是数十倍的敌人,得首先脱出包围,再找机会回头以游击方式突袭,借助地形去逐一击破,方为上策。
  佟晶那绝奇快剑,令敌兵不敢接近,她顺利向中央杀进,只差丈许就与闫胜会合,而练飞虹则在她后面。
  她一双红眼向四方扫视,目中所见彷佛并非一副副完整的人体,而只有一个个剑锋所能攻及的部位目标。她进入了一种极奇特的精神状态,身体的动作与反应都像自动执行。
  此时右侧人丛之间,有一股气势排众向她迫来。佟晶同样地不经思考,振起“迅蜂剑”就向那来者刺过去!
  可是那来者身形一晃,闪过了“迅蜂剑”同时亦以长剑反刺佟晶面门!
  除了商承羽还有谁?
  佟晶仍是一副像被幽灵附身般的模样,对商承羽的快剑全无畏惧,侧首避开商承羽的“巫丹行剑”刺杀,并且又回击一剑!
  商承羽正准备挡接,半途察觉有异,将长剑稳住不发。
  果然佟晶这剑确是虚招,正是练飞虹所传峒崆派“半手一心”。佟晶虚招引诱不成,也马上收回原本接续的实招不出,“迅蜂剑”遥遥与商承羽的长剑对峙,所展示的应变速度,竟不输这个巫丹派前副掌门!
  两人其实正式只对了两剑,却已足令商承羽讶异
  难怪六剑客如此棘手!
  一个娇小的年轻女孩,剑速竟跟得上他!
  可是看在后面的练飞虹眼里,刚才的对剑异常凶险,佟晶没有中剑身死,其实只差毫厘。
  不可再打下去,退!
  但佟晶现在的状况,就像除了挥剑之外别无思想的梦游者,只知迎战敌人,正要再上。
  而商承羽已摸透佟晶的速度和剑路,三招之内,自信必然击毙她!可是有另一敌人已从他右侧杀来。
  闫胜呼出声如虎啸的气息,长短双剑朝商承羽侵略而来!
  商承羽早就听闻六剑客里有这个年轻的青冥派剑客,如今目睹“龙虎剑”的来势,果然不同凡响。
  是曾经令葉辰也几乎吃亏的剑法。
  这小子似乎已经完全领悟。
  但是在商承羽这剑术奇才的眼中,仍有破隙。
  只见银白的巫丹长剑如龙蛇般闪进闫胜的剑势之中,乍看剑身好像变得柔软,以非常精准又直接的角度,刺入“龙剑”与“虎辟”之间一个一闪即逝的空隙!
  闫胜自从当年庐陵决战黑莲术王后,这是首次与如此高超的巫丹剑客对上,而且商承羽的剑法比起巫纪洪又高了一重。
  可是今日的闫胜也不是当年的闫胜。那剑尖将要及身时,他左手高速向内划了半个弧,“虎辟”赶及在最后关头抵挡住!
  商承羽借着那挡格的反弹力高速收剑,再接连向闫胜进击!
  他深知现在并非单打独斗,必要随时保持能够灵活游走转移方位,故此没有施展“巫丹”,只单纯以快剑压制对手。
  商承羽每一剑,都朝着闫胜架式或防御的虚位攻来。这些破绽非一般剑客所能看见,甚至连闫胜自己先前也不知道存在,只有商承羽这样的绝世剑客方能发现,亦只有以他这种级数的剑技才能够把握。
  闫胜以灵巧的左手短剑,将这快剑攻击一一抵挡,右手的长剑“龙剑”却没有一次能趁势反击。他已许久没有如此缚手缚脚。
  另一边的佟晶仍处在迷醉似的自动战斗状态,又以疾剑攻击商承羽。商承羽抽剑过来以截击迫退她,紧接再攻闫胜,一柄长剑来回挥削刺杀,加上灵巧诡奇的“行剑”步法,一时竟能以一敌二,将闫、童两人三柄剑都迫住,而且每一剑都最直接,花上最少的力气,那潇洒的姿态,与从前姚连洲独战华山派剑阵十分相似。